第1846章 正宫格局(1 / 1)

沈姣抬手就要抓刀刃,江东眼疾手快,赶忙把刀拿开,余惊未退:“你干嘛?”

沈姣比他更害怕:“我还想问你干嘛,拿脑袋当鸭蛋了?”

江东:“我看见了,你要拦抓我手就行,还敢抓刀刃。”

沈姣:“我不怕抓手来不及嘛!”

江东:“我还能当你面自杀?”

沈姣:“谁知道你,整天疯疯癫癫的!”

两人斗鸡似的瞪着眼睛,互相埋怨了几轮,某一刻,江东盯着沈姣发青的脸道:“这么担心我?”

沈姣来气,挣开江东的手,扭身就走,江东当然不能让她走,上前一步重新抓住,“我的错我的错,我没事找事偷鸡摸狗,刚才你吓着我了,上来就抓刀,万一伤着怎么办?”

沈姣气不打一处来:“你要一刀砍脑袋上,我可谢天谢地了,感谢不缠之恩。”

江东死皮赖脸:“所以你拼命夺刀,不就是怕我以后不能再缠着你嘛,说到底还是爱我。”

沈姣一口气顶在胸口,不上不下,死瞪着江东,江东哄她,两人正跟院子里唧唧歪歪,楚晋行从别墅里走出来,江东背对别墅,没看到,还一个劲儿的叨叨,沈姣看见了,冲江东使了个眼神儿,低声道:“别说了。”

江东:“我要说,我偷偷摸摸也不是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就想悄悄努力,然后惊艳你一把,不让你以后再吃难吃的东西,你想吃什么跟我说一声,我立马就能给你做…”

沈姣:“别说了,有人来了。”

江东头也不回:“我管谁来,都来,让大家评评理,还有没有天理了。”

眼看着楚晋行越走越近,沈姣眼睛都不知往哪儿摆,挣不开甩不掉,尴尬的想死。

楚晋行径直走来,面色淡淡,开门见山:“在吵架吗?”

沈姣尬笑:“没有。”

江东:“没吵架,我单方面道歉。”

沈姣:“……”

楚晋行:“因为我?”

沈姣:“没有没有…”

江东:“我说没有你信吗?”

沈姣眼带警告的瞪着江东,江东一手拉着她,一手拿着刀,最凶的架势,最不讲道理的表情。

楚晋行看向沈姣:“我不喜欢他。”

沈姣血液瞬间冲到头顶,脸红脖子粗的回:“我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别听他瞎说。”

楚晋行面不改色:“无论他是男是女,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可以不信任他,但我对自己有要求。”

沈姣脸红得快要滴血,下意识的点头,表示认可。

江东侧头瞪向楚晋行:“你解释就解释,干嘛踩一捧一,说得我好像看得上你一样,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楚晋行:“我明天有事儿,飞机提前了,明早直接走。”

江东:“几点?”

楚晋行:“不用送,我等下直接去市里,你们聊吧。”

他说完就掉头往回走,沈姣看着他的背影,和不为所动的江东,小声催促:“赶紧去啊。”

江东:“去哪?”

沈姣:“你跟他好好解释,咱俩闹着玩儿的,跟他没关系,人家大老远过来,你让人家大半夜走?”还是不是人啊。

江东淡定道:“跟你没关系,他原计划也是明天走,只是提前了。”

江东很习惯楚晋行的做派,来去匆匆,这也不是楚晋行第一次来他这里,以前过来待两天就走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只是沈姣第一次跟楚晋行对上而已。

沈姣心里愧疚,“不管人家什么时候走,他奔你来的,你赶紧进去,我又不赶飞机,你戳这儿看着我干什么。”

江东:“万一我一松手,你又搬家了怎么办?”

沈姣气得吐血:“你不见缝插针的损人会死吗?”

江东目光坦诚:“被吓怕了。”

四个字,沈姣被怒气充满的胸腔,顿时被刺了个大洞,呼呼漏风,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半晌,沈姣气焰全无,轻蹙着眉头说:“你以为我搬家上瘾,没事儿搬什么家,你赶紧去看看楚晋行,别回头他真以为我在跟你吵架。”

江东:“你之前不是真生气?”

沈姣:“开玩笑你看不出来?”

江东:“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整个人都酸了。”

沈姣剜了眼江东:“楚晋行那句话说的真对,无论你是男是女,他都看不上你。”

江东挑衅:“你很了解他吗,他说你就信,万一他骗你呢,其实我俩灯下黑。”

沈姣猝不及防笑出声:“求求,求求你开灯,他要是同意,我举双手赞成,不光我,安叔和小童都赞成。”

江东道:“你这话我似曾相识,阿晋说谢谢你,他这几年耳根子清净了不少。”

说好了不啰嗦,两人还是在外站了半天,沈姣催江东:“能不能别磨叽了,我求你赶紧进去行不行?”

江东:“这么大度的正宫我还是第一次见,有格局。”

沈姣被他磨得心力交瘁,点着头敷衍:“快去吧,我不怪你。”

江东:“真不怪我?”

沈姣:“不怪。”

江东:“怎么证明?”

沈姣:“用我给你写个保证书吗?”

江东:“你说一句你喜欢我就行。”

沈姣极其敷衍的口吻:“我喜欢你。”

江东:“正式一点,听着不走心。”

沈姣做了个无语又嫌弃的表情,稍微正式的说了句:“我喜欢你。”

江东:“再说一遍。”

沈姣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没有恼羞成怒,反而突然有种想要正儿八经的冲动,抬眼看着江东,沈姣一脸正色,开口道:“我不会再背着你搬家了,除非你也想换个地方住,以前你总骗我,其实我也没少骗你,大家礼尚往来,扯平了,以后我们有什么话就放在明面儿上摊开了说,只要你不骗我,我肯定也不骗你。”

在江东有些意外的目光下,沈姣再一次开口:“不就是喜欢嘛,我一直都喜欢你,只是懒得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