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被巨嘴鸟给叮了一口(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101 字 2个月前

“并且,她还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很爱她。”

李念说完,眼神宠溺的看了看我。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纵然世间美女千千万万,他依旧只深爱着某一个人。

这个人像是黎明前的那一道曙光,点亮了他这十八年以来黑暗阴郁的人生。

她的出现是那么的意外,那么的令他猝不及防,那么的让他喜出望外。

现在他的眼里、心里、脑里满满的装着一个人,那就是我。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不管李念最后选择了谁,终会有一个女人深受伤害。

李念深爱着我,已经到了连至死不渝的地步。

所以不管黄美珍表现得有多楚楚动人惹人心疼,他都不会对她表现出一丝的疼惜,因为他深刻的知道,当一个男人因为过于优柔寡断太过心软,一直在两个女人之间摇摆不定,只会把她们两个人一起伤害了。

只有坚决果断的表明自己的立场,说清楚自己喜欢的人是谁,才能快刀斩乱麻,甩掉黄美珍这一朵烂桃花。

眼前的姑娘眼睛里流淌着的泪水哗哗的流个不停,宛如两道滔滔不绝的长江水。

黄美珍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唧唧道:“李公子。”

她死死的握住手里的另一枚五角星飞镖,飞镖尖利的五个角扎进肉里,殷红色的鲜血从掌中流下,流到了地上。

“你…你的心好狠啊!”

那是。

男人在对待不喜欢的女人,一直都是这么冷静理智的。

说真的我开始有些同情那个女孩子了。

李念当着我的面直接说他喜欢我,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我一脸懵逼:“……”

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碰上了这样的事。

这个妹子长得真心不错,连我一个女人看了都忍不住要心动。

李念面无表情道:“对不起,姑娘。”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人对他一见钟情。

我看了看李念,又看了看那姑娘,一时间不知道该帮谁。

首先我这个人很容易心软,所以见不得她一副流着眼泪可怜兮兮的模样。

我想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叫她别难过了,然后再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可是双脚却如同上了铅一般的沉重。

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完颜雪,你要分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身为人家的头号情敌,不管你做出什么善意的举动,人家都会认为你在猫哭耗子假慈悲。”

所以一想到这层道理,我只能对她望而却步。

我故意推了把李念,说道:“李念,你到底把人家给怎么着了你?看把人家姑娘吓得都哭了。”

李念不明所以的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

他自认为自己的表达能力没有问题,也已经说得够清楚够明白了。

“虎子,我跟她并不熟,真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好吗?”

难道她误会了他跟那姑娘有什么道不清说不明的关系?

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心想:如果我要是不相信你的话,早就撂担子走人了。

“嗷嗷……”

这时,那只美丽的白孔雀发出一声叫声,浑身一颤,尾巴抖得哗啦啦直响,然后尾巴上的羽毛慢慢聚拢,逐渐合了上来。

白孔雀居然收屏了。

它睁大了眼睛目光涣散地待在鸟笼里,并不知晓自己的小命已经捏在了我的手里。

孔雀店外面传来一阵声响。

“待会你们两个搬鸟笼时动作要轻,一定要格外小心,我养的这些孔雀都十分娇贵,万一不小心手一抖摔了一跤,把笼子里的孔雀摔出了个好歹,你们就算是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

这时,去而复返的孔雀店老板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男人。

这两个男人是鸟城的居民,专门以替别人搬运东西来赚钱。

“姑娘,我回来了。”

孔雀店老板娘对我笑着挥了挥手,她指了指身后的两个搬运工。

“这是张三,这是李四,他们待会帮忙把孔雀运到树林里放生。”

张三、李四礼貌的向我点了点头。

孔雀店老板娘接着像他们两人借介绍道:“这一位就是花重金把我店里面的全部的孔雀统统买下来的小姑娘。”

张三道:“姑娘你真的是个大好人,一口气就买下这么多的孔雀都拿去放生,可谓是财大气粗,替自己积德下了不少的功德啊。”

李四道:“没错,现如今,像姑娘您这般菩萨心肠的人已并不多见了。”

我听着这些恭维的话,不由脸上一热。

我之所以会买下那些孔雀想要拿去放生,完全是头脑发热一时兴起,仅此而已,和心地善良完全没关系。

我道:“哪里哪里!我只不过是太喜欢这些孔雀了,所以才见不得它们被困在这小小鸟笼中失去自由不见天日,便生出了想要将它们放生的念头。”

老板娘这时才注意到,屋子里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个黄色衣服的少女。

她并不知道屋里面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也没留意到黄美珍的眼睛已经哭得发红发肿。

老板娘笑着问道:“这位姑娘又是谁啊?”

我扭头看向李念,示意让他来解释清楚,这个妹子叫什么名字。

因为我确实是不认识这个妹子啊!而她又是李念的追求者。

怎料,李念脸色僵了一下,表情不自然的回答道:“我…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我一共才见过她两次,进鸟城大门时,还有在这家孔雀店里面。”

虽然他说的是实话,不过黄美珍显然不喜欢听到他这样的介绍他们两个人是如何相识的经过。

所以当李念一说完,她立马就开始补充道:“不,他说的不对。我和他之所以会相识,完全是因为,我偷偷地爬上城墙上,一个不小心就从上面摔了下来。而他,恰好从下面经过,也因此及时救下了摔落城墙的我。”

黄美珍说到这里,看向李念的目光多了几分不可言明的意味。

她是真的喜欢上了他,而且从小到大,无论她想要什么,她的爹爹娘亲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找来给她。

而李念,是第一个敢勇敢的跟她说‘不’的人。

如此有个性的俊俏少年,如何能叫她不喜欢?

黄美珍目光灼灼的盯着李念道:“李公子,明人不说暗话,自从你救下我的那一刻,我就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了你。”

此话一出,空气诡异的安静了好几秒。

孔雀店的老板娘:“……”

妹子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当着人家未婚妻的面儿,说看上了人家的男人,这样做真的道德吗?

我:“……”

好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先前我还不了解,为什么她要对我放飞镖想要刺杀我。

现在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李念看见那个女人来找他之后会有些心虚。

原来是意外地救下了一朵烂桃花,怕我生气。

所以才一直瞒着,不敢说。

张三、李四并不知情,只当李念鸿运当头白捡了个美娘子,便笑呵呵的向李念祝贺。

张三道:“李公子,恭喜啊。自古以来,英雄救下的那些美人们,无一例外都要以身相许。你今天真幸运,随手一救就救下了一个大美女,而且这个大美女又对你一见倾心,啧啧,真是令我等好生羡慕啊!”

羡慕个鬼!

他都后悔死了,怪自己当时为什么要手贱,看见有人从城墙上摔落下来就好心的去救她。

结果,一片好心救下了她之后,却被她缠上了。

真是头痛。

李念的脸色一沉,正要开口解释,却被李四抢先一步夺了话语权。

李四一脸坏笑道:“唉,英雄配美人,乃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说李小哥,你就别磨蹭了,趁着人家现在真心实意喜欢你的时候,就挑个好日子,让父母双亲去这位姑娘家提亲,早日早生贵子才是啊!”

“哈哈……”

“哈哈……”

两个搬运工大笑起来,沉浸在自己黄色的幻想中。

孔雀店老板娘掩嘴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又用脚分别踩了他们两人的脚一下。

“呵呵……姑娘你别介意。他们两个人并不知道你是李公子的未婚妻,所以才会开起了不正经的玩笑。”

她说完这话,两个搬运工的脸瞬间都绿了。

他们那里会想到,李念会有了未婚妻,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而且他的未婚妻正站在他们的面前,从头到尾都没吭过声,听着他们两人有声有色地描绘她未婚夫未来如何去娶另一个女人。

这就等于他们连个当着她的面,去蹿啜她的未婚夫出轨。

两个搬运工面面相觑,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都收不回来。这可如何是好?

李念收敛起平日的吊儿郎当,握住我的手,拉着我一起走到黄美珍面前。

“这位姑娘,承蒙你错爱李某。我之前就非常明确的告诉过你,我已经走了喜欢的人,并且这辈子非她不娶。

你之前说过的那些话,我都可以装作没听到。但是请你以后别再胡搅蛮缠,惹得我未婚妻她不开心。”

黄美珍见状,尤其是当李念牵起我的手的时候,她眼里的怨恨更深了。

李念的这一番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长长的刺,一字一刺的在她的心里。

凭什么她喜欢他就成了胡搅蛮缠,而另一个女人喜欢他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她不服气,她不甘心。

老板娘见气氛不妙,就立马过来劝架,拉着黄美珍的手,道:“姑娘,初次见面你好。相逢便是缘分,我今天买了许多好吃的东西回来,难得你来我家做客,肚子饿不饿?走,我带你去我家里吃掉东西先。”

说完她拉着黄美珍便要带她去自己家里做客。

只是——

老板娘生拉硬拽拽了半天,黄美珍却仍旧不肯松手,僵硬的站在我和李念,不肯离开。

黄美珍头也不回的道:“少在我面前来这套,本姑娘缺的是你一顿饭菜吗?我缺的是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老板娘没料到她会说得这么早直接,一时间愣住了。

她恶狠狠的瞪着她,冷冷道:“再不放手,惹毛了我你就知道错字怎么写。”

老板娘只好立马放开了她,不敢再说一个不字。

“还有你。”

黄美珍用食指指着我,咄咄逼人道:“既然你说,你是李公子的未婚妻。既然是这样,你必须要跟我打一个赌。”

只有打败这个女人,她才有机会赢取和他在一起的机会。

她的脾气比牛还要倔,一旦认定了的事情,非要去做不可。

我:“……”

即使我的脾气再好,此刻也没法再不生气。

这个女人真是嚣张至极,明着抢自己的别人的未婚夫还抢的折磨理直气壮,倒也也真是个人才。

李念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真后悔自己怎么会救下这么个不知廉耻的玩意。

“我说过了,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不会娶你的,因为我有未婚妻,你最后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喜欢上你的。”

黄美珍的眼神里充满了挑衅,她见我迟迟不出声,以为我是怕了她。

“怎么,不敢啊!?你要缩在男人的身后当缩头乌龟是吗?女人混成你这个样子,当真是白活了。”

李念拉着我就往店门口外走,“虎子,我们走。不要跟这种人计较。”

只是这一回,我却没有再听他的话。

“李念,我不走。既然你救下的这位美人,想要和我一较高下,那就趁着今日有空,我就勉为其难的和她比上一比就是了。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别担心,我就当自己被巨嘴鸟叮了一口而已,无关痛痒。”

“你想要比什么?”

黄美珍嘴唇微微上扬,鱼儿终于肯上钩了。

像她这种不学无术只会用色相来取悦男人的女人,只要自己随便动一动手指头就能轻易碾压她。

“比武如何?三十招之内分胜负。如果你赢了,我就跪下来给你三叩九拜,叫你一声爷爷。如果你要是输了,呵呵,不仅得把你的未婚夫让给我,还要对我三叩九拜,喊我一声祖宗。”

“呵呵……”

我冷哼了一声,这个女人当真是狂妄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