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孔雀竟然对他开屏了(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089 字 2个月前

黄美珍此刻觉得,即使今天没有见到孔雀开屏,她也是粘上了不少的好运。

比如,在听到李念还没有成亲之后,她觉得自己心里还没熄灭的火苗,重新又燃烧了起来。

只要他还没有成亲,她就还有可能有机会去放手一搏,豁出脸皮去追求心中所爱。

黄美珍仍旧站在门外,她把耳朵贴近窗棂纸上,想听得更清楚些屋内的人在聊些什么。

李念装出一副委屈巴巴的可怜模样,抓着我的手来摇晃道:“虎子,你别对我生气好不好?我最怕你生气不理我了。我主要是太想你了,怕失去你了,所以才情难自控地想要去拥抱你,亲吻你。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以后我不敢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弯着膝盖把头压在我的肩头上,熟悉的男性气息飘进了我的鼻腔里,令我脸颊莫名的发热。

我的个娘啊。

这家伙怎么越来越爱撒娇了,比我一个女人还要会。

我平时最怕看见别人一副柔弱可爱还哭唧唧的苦着个脸,好像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哼!

明明知道有其他人在这里,还要抱着我亲热。

不像话。

这种事情绝不能轻易放过,否则他就会得寸进尺更加变本加厉。

有道是男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

我冷着脸,冷哼一声道:“撒娇没用,我真生气了。”

李念用脑袋蹭了蹭我的颈窝,“对不起对不起,老婆大人,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

真的,他发誓以后他再也不会在人前去强吻她。

除非回到了房间里。

我一脸的不相信地问道:“你发誓?”

李念眨了眨眼睛回答道:“我发誓。”

我翻了翻白眼,轻轻推开了他:“说大话眼睛都不眨一下。”

李念笑了笑,立马眨了几十下眼睛:“你看,我不止眨一下,还眨了几十下。”

他一边眨眼睛一边笑嘻嘻地说道。

孔雀店门外的门上,有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那里。

李念盯着那道黑色的影子,不禁犯了愁。

按理说,一般的女孩好在知道自己喜欢么人心里只抓装着他其他人之外,肯定会转身离开。

而黄美珍恰恰相反,不仅没走,还异常坚定的留了下来。

她决定了,一定要把小哥哥给追到手。

只要给她一个机会,她就有办法让接

我的脸色缓和了大半道“李念,”我故作高深莫测道:“你猜一猜孔雀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开屏?”

李念摸了摸下巴,想了一下,问道:“是在开心的时候吗?”?

我笑了笑道:“你说的对了一半,但也不全对。”

孔雀们确实是在开心的时候开屏,但是却不是在每一个开心的时候就开屏。

李念挑了挑眉,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怎么说呢?”

我耐着性子跟他解释道:“听这里的老板娘说,长得漂亮羽毛颜色很鲜艳的那些都是公孔雀,雌孔雀长得并不好看,羽毛的颜色暗淡无光。

并且只有公孔雀才会开屏,而且那些公孔雀只有在向雌孔雀求情的时候才会开屏。”

听到后面的几个字,李念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时候,在李念家乡古龙城的那个老家里,他的父亲李刚,也曾经在养过一只颜色好看的孔雀。

那只孔雀长了一身高贵的天蓝色与白色相间的羽毛,头上似乎插着几朵翡翠花,十分的漂亮。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对孔雀的生活习性都非常清楚。

所以我之前对他所说的那些话,他其实都是知道的,只不过是装作不知道而已,因为李念不想提起前家里养的那只漂亮的孔雀,让自己惆怅难受。

如今他已经离开家乡,出来漂泊好几年。

不知道家里的那只漂亮的孔雀是不是还活在世上。

“哈哈……”

李念干干的笑了两声,用手摸了摸我的头道:“哦?竟然还会有这么有趣的事情。要不是你跟我说,我还真不知道,孔雀开屏竟然隐藏了一个如此深奥的秘密。今天来这鸟城,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真可惜,我还是猜错了。”

我沿着店内转了一圈,只见笼子里面的孔雀只只都十分好看。

心里不禁有些纳闷:“难道这一屋子的孔雀都是公的?”

我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不,起码你的意思对了一半,公孔雀在看见喜欢的雌孔雀时候,肯定是开心的,所以你说它在开心时才开屏,这话说得没毛病。”

李念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跟着我一同观赏那些漂亮的孔雀们。

“哈哈……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举双手赞同。”

我得意扬了扬下巴,连说话的声音也更大了些。

这时候,左边的鸟笼里,一只通体雪白的白孔雀,突然间对着李念抖动着尾巴,缓缓将其打开,形成了一把高贵仙气的团扇。

我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那只仙气飘飘漂亮得不食一丝人间烟火气的白孔雀,兴奋的跳了起来。

“李念,李念。”

我激动的抓着他的手臂摇晃道:快看,快看,那边那只白色的公孔雀竟然对你开屏了。”

李念脸色一僵:“……”

他万万没想到,这辈子竟然会被一只公孔雀看上,那只漂亮的公孔雀竟然还朝他开了屏。

李念心里暗香:“这只白孔雀莫不是得了眼疾,要不然怎么对着他一个大男人开屏。”

这事要是给杨凯和庞大力知道了,估计他们会拿这件事来笑话他一辈子。

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否能顺利达到了杨凯的家里,杨凯又是否能很快的就把家里的麻烦给解决掉。

我围着那只白孔雀又蹦又跳,恨不得把李念也抓紧鸟笼里,让那只眼瞎的白孔雀睁大了雀眼好好看看清楚,李念是男是女。

我咋咋呼呼道:“李念李念,看见没?那只白孔雀对你开屏了。这是不是说明,它喜欢你,要跟你求情,哈哈…这也太好笑了。难道白孔雀它眼睛出了毛病了,连你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哈哈……笑死我了……”

一只公孔雀对着一个男人开了屏,这种事情确实是很滑稽。

李念:“……”

他能把白孔雀抓来炖汤喝吗?

炖的不行,烤的焖的清蒸的也都行。

孔雀店的老板娘此刻也跟着笑了起来,“姑娘,估计是因为你的这位未婚夫婿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所以才会被我家的白孔雀看上了。”

李念看着我抓了抓头,颇有些尴尬道:“能被贵点店的孔雀看中,是我的荣幸。”

被老板娘这么一夸,他反而开始不好意思起来。

孔雀店老板娘又认真地看了看李念,心里不由感叹:这位小公子长得好生俊俏,难怪自家的白孔雀会对他开屏。

就连她自己这个老阿姨,在面对李念的时候,也开始小鹿乱撞。

年轻真好啊!

孔雀店老板娘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顿时计上心头。

“公子啊,”她说道:“既然你和这只白孔雀如此有缘,不如就把它给买回家吧。”

李念面露为难,他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道:“老板娘,你有所不知。我和虎子都是江湖人士,今天到了这里,明天肯定又会去另到一个地方。我们两人整日东奔西跑,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贵店的孔雀又如此高贵,我们就算是再喜欢,也绝不能害了它呀!”

孔雀店老板娘愣了一下,没想到李念会这样说。

商人从来都是以金钱物质去衡量一切事物,他们对自家出售的商品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他们只在意商品能不能卖出去,能赚多少钱。

其余的问题,他们一概不理。

老板娘轻轻笑了一下,对李念道:“哎呀!公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们这儿的孔雀其实很好养的,你平时吃什么就随手丢一点给它吃就行了。

比如这只白孔雀,它连苹果都能叮来吃,非常温顺的……”

她越说话越多,瞧那架势根本就停不下来。

说到最后,李念根本都插不上话来,只好站在那里听她口沫横飞的吹牛。

我抬眼再重新看了一遍那些鸟笼里的孔雀小可爱们,它们真的太可怜了。

因为生来是鸟类,所以一辈子都要被人类关进笼子里,永久的失去鸟身自由,任人宰割随意买卖。

就像有些穷苦人家的孩子,有的被亲生的爹娘送进宫里当太监,有的被卖到青楼做风尘女,有的被卖给大户人家做丫鬟……多不胜数。

想到这里,我心里萌生出一个极其伟大的主意。

既然没法把孔雀养在身边,那就给它们自由,让它们回归森林,重返鸟儿的天堂。

我拉住了老板娘的手,打断了她的话道:“老板娘,你开个价,我要买下你店铺内所有孔雀。”

全部?

老板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的又重复了一遍我的话:“全部?你是说店里的所有孔雀吗?”

这头,李念也一脸震惊。

虎子她这是在做什么?

店里的孔雀大概有几十只那么多,她要是全都买了下来,到时候这么多的孔雀又该安置在哪里呢?

孔雀店老板娘一听这话,笑得合不拢住,马上去找东西来打包孔雀,生怕我反悔。

她先是递了一张和笔给我,让我这下自己的住址号码

“等等,老板娘。”

我叫住了她,从袖子里掏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来,递到她手里。

“你把孔雀包装装好之后,就派人用车子把它们拉到森林里,然后将其放生。”

“事成之后,这一万两银票就是你的了。”

“好的,我马上”

孔雀店老板娘哪里会管那么多,她接过银票之后,立马动身找人帮忙去了。

那速度快的跟打了鸡血似得,恨不得在脚底下踩着火箭。

“虎子。”

李念一把拉着我的手臂把我扯到了他身旁。

“帮我个忙好不好?”

我不解的看着他,问道:“什么忙?”

李念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将右边的那只眼睛给闭上了。

“我的右眼很痛,不知道是不是进了沙子或者是什么东西,你快帮我吹吹。”

他低下头,蹲下身体把脸凑到了我跟前。

我捧起他的脸,认真的查看他右边的眼睛,用手掀开眼皮一看。

浓密狭长的眼睫毛下,那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店门口外,黄美珍站得双腿有些发酸,在外面偷听了这么久,她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她听到了孔雀店老板娘出去找人出去找人来运送孔雀,原先嘈杂的店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黄美珍见屋子内没有动静,便探出头往里面一看。

不看还好,一看到屋内的两个人在做做什么之后,气得立马冲了进来。

因为我站在李念的前面,后背背对着店门口,而李念又刚好面对着我,在门口的角度一看,不知道的人肯定会以为我们两在波波亲亲。

黄美珍气势汹汹的杀了进来,她玉手一挥,立马抛出身上的飞镖朝我后背飞来。

“小心。”

李念猛然发现了突然飞来的飞镖,拉着我转了个圈,然后一把掏出插在腰间的那只陶陨,抬手用陶陨击飞了那一枚飞镖。

“是你!”

李念冷冷的盯着黄美珍道:“姑娘这是何意?李某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在背后偷袭我?”

黄美珍咬了咬嘴唇,不甘心的瞪了我一眼。

“我要袭击的人又不是你,而是她。”

说完,她用手指指了指我。

我脑子飞快的搜寻了一下,可是记忆里并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我哭笑不得,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她,难道师傅在鸟城欺负过女人?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我打消了。

师傅虽然外面长得很令人想要犯罪,可是她从来不做什么犯罪的事情啊。

当然,这并不包括哪些被她杀死了的恶人。

我百思不得其解,问道:“妹子,我跟你有仇吗?以至于让你要往我背后放飞镖。”

黄美珍不说话,她的眼睛像钉子一样钉在了李念的身上。

半晌,她红着眼睛可怜兮兮道:“公子,你拒绝我,是因为这个女人吗?”

李念想也没想,便直接回答道:“没错,我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