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在两只虫子的战争中,小蓝光荣的胜利了。(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133 字 3个月前

李念见我一脸痛苦难受,心疼得好似被人用尖针扎了一次又一次,每当我呻吟一声,他的眉头就皱得更深,心里的疼痛也多增几分。

如果疼痛可以转移,他真的恨不得可以把她的疼痛转移到自己身上来,那样她也不会像现在痛得如此难受,连嘴唇都咬出血了。

他可以忍受自己伤得鲜血淋漓,浑身剧痛,却唯独不想让心里在意的人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和痛苦。

李念抱了抱拳道:“你们可是万毒派的人?我先自报家门,我姓李,单名一个念字。”

富英杰也抱拳回礼道:“你好,我是万毒派的弟子,我的全名叫作富英杰。”

他收回手之后,一脸深沉的补了一句:“原来虎姑娘不姓虎,而是姓李啊。”

我感到一阵眩晕,谁告诉你本姑娘姓李不姓虎,老娘姓完颜的。

你是不是脑壳有坑啊。

李念激动的用力抓住了富英杰的袖子,如同溺水的人奋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那你有没有办法把虎子腿上的蛊虫给弄下来?”

富英杰的袖子被他这么蛮力的一扯,‘刺啦’一声裂开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一个微笑道:“虎哥,咱们两都是货真价实的男子汉。你问话就好好问话呗,无端端的跑过来扯我袖子作甚。”

这件衣服是他娘为了奖励他能进入最后的决赛,日织夜织,足足织了一个月才缝制出来的。

何况他娘向来不擅长针线活,这次为了替他缝制这件衣服,刺破了数不清次的手指头,刺伤的针口出还冒出了血来。

即使是用皂角反复地把衣服搓了好几遍,还是能清楚地看见衣服上沾染上的血迹。

今天,是富英杰第一次穿这件衣服出来。

可是第一次穿出来,袖子就被扯破了。

他心里十分苦恼,晚上回了家该怎么跟他娘解释,才不会叫她生气地想要再次提着刀追着他跑遍了整个万毒派。

李念这才注意到自己失了态,连忙松开手,跟他道歉道:“对不起兄弟,是我太过心急,才不小心地扯烂了你的袖子,实在是对不住了。”

富英杰僵硬的笑了笑,装作无所谓道:“没事没事,回头我回家叫我娘拿针线来缝上几针边是了。”

可是由于他眼里的悲痛实在是太过明显,以至于让大家都看出了他很在在意衣服破了。

李念见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他没料到他的衣服布料质量竟然会这么差,差到了只是轻轻一扯就会扯烂的地步。

但是扯烂了就是扯烂了,事情已经发生,说再多的废话都没用,还不如来一点实际的行动。

李念垂眸想了想,对富英杰道:“要不,我重新赔你一件新衣服吧?”

富英杰差点脱口而出。

衣服就不用赔了,不如你去我家顶替我挨打我娘的大刀吧?

“不用了不用了,一件衣服而已,不打紧的。”

富英杰见李念靠近,慌忙地往旁边闪移了几步。

他真怕他会再次扑过来,把他另外一只衣袖也扯烂了。

李念只好尴尬地定住脚步,没再向他靠近一寸。

河大娘瞥见了他手里握着的小刀,刀刃泛着白光,可以看得出它原来有多锋利。

只是原先锋利无比的刀刃因割触角而变得钝,甚至还出现了三四个豁口。

唉!年轻人,你终究还是太嫩了点。

竟然用刀去割蛊虫的触角,就算你把刀都给割烂了,恐怕也没法将触角割断。

河大娘惋惜的看了眼李念手里的小刀,娓娓道:“蛊虫的触角很坚韧,比金子还要牢固,用无坚不摧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如果你以为用那把小刀就能把它的触角给割断,我劝你还是省一省力气吧!因为不管你使用再多的手段和利器去割触角,就算割到猴年马月,也是无法把它给割断的。”

万毒派里的人都知道,蛊虫浑身都跟坚硬,尤其是它的一对触角,坚若磐石,牢不可破,从万毒派饲养蛊虫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蛊虫的触角割断。

我听完河大娘的解释之后,想死的心都有了。

难道我完颜雪今日就要命丧于此,死在了一只虫子的手上。

不知道师傅她老人家知道了,会不会气得吐血,先是将我臭骂一通,再不远万里赶到万蛊河来,放一把大火把整条万蛊河里的蛊虫通通烧死。

师傅啊!徒儿不孝,出师未捷身先死,头一回下山就挂了彩,说出去的话把你的脸都给丢光了。

李念扑通一下,跪在了河大娘的面前。

“前辈,求求你快想想办法,虎子她快受不了了。”

河大娘低头沉吟了一会儿,随后道:“你快些起身,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再这么跪下去会令我折寿的。快快起来。”

李念听了,这才愿意起来。

河大娘抓了抓头,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道:“也不是没办法,既然蛊虫不愿把触角伸出来,那我们就想一个办法,让蛊虫心甘情愿的把触角给收回去。”

我和李念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口问:“什么办法?”

河大娘面色凝重道:“以毒攻毒,找一种蛊虫特别讨厌的东西,把带有它讨厌的那样东西身上气味的物什,抹在虎姑娘的腿上,逼蛊虫自己把触角收回去。”

用蛊虫最讨厌的气味,逼它收回触角。

那么蛊虫最讨厌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富英杰搓了搓手掌,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兴奋的抢着说道:“哦!我知道蛊虫讨厌什么了。蛊虫最讨厌的东西是蜈蚣,比如河大娘你家里养的那一只小蓝。”

河大娘瞪了他一眼,虽然她也知道富英杰说的是实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听他说话时的那种‘我好期待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语气,特别想揍他。

蛊虫最讨厌的蜈蚣,而蜈蚣最讨厌的又何尝不是不是蛊虫。

一想到要牺牲她家小蓝的毒液去对付这些蛊虫,河大娘就心疼得厉害。

蜈蚣的毒液和人的精血一样珍贵,虽然用完了之后又能在过一段时间生出新的来,但是它们产生的数量有限,况且重新生出来时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人体内的精血寿命只有一百二十天,它们数量固定在一定的范围内,在这一百二十天里不断的有新的精血生成,和旧的精血会死掉。蜈蚣的毒液也是如此,只不过生成的时间只需要一个月就足够了。

河大娘从袖子里摸出一支形状奇怪的铜哨子,把哨子含在嘴里一吹,发出‘咻咻咻……’的响声。

没过多久,那条多少多日不见的蓝蜈蚣七手八脚的飞快爬了过来。

“小蓝。”

河大娘伸手去摸了摸它蓝色的小脑袋,它像一个邀宠孩子般,爬上了河大娘的身上,用两只明亮的黑眼睛盯着她看。

我一看见这条蜈蚣,顿时心里有些害怕。

难道河大娘打算让它前爪子来蛰我一针,我的天!

我的大脑在剧烈的抗拒,我不要。

于是,我双手撑地,不动声色的移动了一位位置。

李念十分吃惊的盯着缠在河大娘的蓝蜈蚣,从出生到现在,他还从没见过像它这么大的蜈蚣。

而且这只蜈蚣,不怕人,似乎会通人性。

要不然它也不会一听到河大娘一吹哨子就匆匆赶过来了。

“这真的是蜈蚣吗?”

李念扭头去问河大娘,直到现在他心里还是不敢相信,人能和一条蜈蚣相处得如此亲密。

富英杰见他一惊一乍的模样,不禁翻了翻白眼。

“它就是一条真蜈蚣,真金白银都没这么真。”

河大娘以为李念还不肯相信,便走到他面前,笑着道:“小蓝真的是蜈蚣,不过它很聪明,和其他的蜈蚣很不一样。如果你还不信的话可以用手摸摸看。”

说着,她用眼神示意李念伸手去摸蜈蚣。

李念倒是犯了难,虽说他并不惧怕蜈蚣,但真要他用手去摸蜈蚣,心里总感觉不太舒服。

河大娘见他迟迟不动手,以为他在犹豫,便直接抓了他的手去摸蓝蜈蚣。

“你摸摸看嘛,小蓝很可爱的。”

就这样,李念的手直接摸在了小蓝的脑袋上。

蓝蜈蚣眨了眨两只大大的黑眼睛,温顺的低下了头,竟然像是有些害羞了。

“小蓝。”

李念轻轻的叫着它的名字,如逗小狗狗一样逗着它玩。

“你今天多少岁了?”

富英杰听了忍不住直接大声笑出声来,“哈哈……你以为它是小孩子吗?它是蜈蚣,蜈蚣怎么会说话?你真是个笨,竟然问一条蜈蚣今年有多少岁,哈哈哈,你这是要笑死我吗?哎呦……”

他吃痛的捂住屁股,委屈巴巴的看了眼那个踹他的人。

刚才是河大娘直接踢了他一脚,她板着脸严肃道:“笑什么笑?谁说我家小蓝不会说话,它只不过是不想说而已。如果到了某一天,它真心的想要学说话,我敢说,它说出来的话一定比你说的话要标准好听得多多了。”

她转过头去问李念,“虎哥,你说是不是?”

李念听了只好无奈的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他也不会去相信一条蜈蚣有朝一日能张开嘴巴说话。

但是这位身材高大魁梧比猛男还要猛的河大娘,似乎并不喜欢听到别人说她家小蓝的不是。

所以,他肯定不能把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

因为他还要求她用蓝蜈蚣去逼走蛊虫。

“是啊!我第一眼看到这条蓝蜈蚣……哦不,小蓝的时候,就觉得她十分聪明,还通人性。只要好生养着,它总有一天能学会说话的。”

河大娘满眼赞许的看着李念,这小伙脑子不错,以后肯定会大有前途。

“听见没,”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富英杰,“整个万毒派就数你的嘴巴嘴臭,连话都不会说,蠢蛋。”

“我……”

富英杰心里在淌血,他只不过是诚实的说出了别人不敢说的事实而已,为什么到头来还要落得一个被人骂作蠢蛋的下场。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不够聪明。”

不够聪明,却不代表着他笨。

因为说了实话而被针对,就说他笨,这种锅他不背。

河大娘却没有再理他,而是缓缓蹲下身子,把蓝蜈蚣放到我的小腿上。

小蓝身体的两边各自长满了的密密麻麻的脚脚,不多不少刚好二十对。

而蛊虫的脚脚相对来说就比较少了,总共才两对,它的爬行速度根本比不上小蓝那么快。

我惊悚的盯着小腿上的蓝蜈蚣,只见它高傲地扬起了它的小脑袋,用最前面的两只爪子蛰进了蛊虫壳里面最柔软的部位,然后释放出类似泡泡之类的毒液。

蛊虫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惊吓,吓得连忙收回触角,缩成一团,从我的小腿上滚落了下去,掉在土地上。

李念脸上一喜,连忙跑过来检查我的伤口。

“虎子,你的伤口不再往外渗血了,太好了。”

富英杰下意识的来了一句,“别高兴得太早,她身上的蛊毒还没有解除呢,中了蛊毒的人在六个时辰之内不能准时服下解药,还是会毒发身亡的。”

河大娘抬起脚对准了他的屁股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叫你乌鸦嘴,叫你乱说话,你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行不行?嘴巴那么臭,信不信我用小蓝的毒液来帮你漱漱口。”

富英杰边躲边闪,抱头鼠串道:“别踹了别踹了,我的屁股都快要被你踹断了,对不起我错了,我承认我错了还不行吗?”

这时,意外被蛰了一针正准备逃走的蛊虫,四只脚脚飞快的往河的方向爬行。

可是淘气的小蓝好像并不愿意放过它,挥动着十几只脚紧紧地追了上去,待它追到蛊虫后面之时,直立起半边身子,用中间的爪子把一整只蛊虫翻了过来。

这时的蛊虫四脚朝天,后背靠地,非常狼狈。

小蓝盯了一小会,就又挥动最前端的两只脚脚蛰入蛊虫的腹部,蛊虫吃痛拼命的挣扎着,它想伸出四只脚想逃走,却无奈背靠地面脚朝天,怎么动也没法把身体给翻过来,只好不断地挥动着四只脚脚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许多白色的泡泡从蓝蜈蚣蛰蛊虫的伤口位置冒出来,量约五十毫升左右,估计用来给那只蛊虫泡澡都足够了。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泡了蜈蚣毒液大澡的蛊虫,虚弱的挣扎了一下,便死掉了。

在两只虫子的战争中,小蓝光荣的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