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万蛊河(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101 字 3个月前

夜色更浓,晚风也更寒冷,周围的环境一片漆黑寂静,黑到了睁开眼和闭上眼没有什么区别的程度,

这夜,我和李念选了一棵特别隆起的粗香樟树根来坐,聊了很久很久的天。

我兴奋的告诉了他,我在万毒派遇到的各种稀奇古怪又好玩的的事情。

我告诉他,我曾经见过一只蓝色的大蜈蚣。这只蓝蜈蚣不仅长得超级大只,还十分的通人性,可惜就不会说话。

当它像个孩子般对河大娘撒娇卖萌时,我突然间好想上去摸一摸它的小脑袋跟他说,“你真可爱。”

哪怕,它听不懂我在还说什么。

我还认识了一位性格率直的大娘,她对我非常的热情、友好,同时她也是那条蓝蜈蚣的主人。

虽然大娘煮的菜非常难吃,难吃到令人吃了第一次就绝不会再想吃第二次,但是她对我真的很好很好。

哦!另外我还结交了一个肉嘟嘟的巨股大妹子——珠珠。

珠珠是个很可爱的贪吃姑娘,她身宽体胖却心思单纯,脑回路很短做事大大咧咧,对很多事情都从未上过心。

比如,虽然她娘做了那么多葱油饼给她吃,但是她连葱油饼怎么做的都不清楚。

甚至还相信了吃鼻涕虫能治虚胖的这种鬼话。

还有那条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眼,爬满了千千万万只蛊虫的万蛊河。

“李念,”我昏昏欲睡的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明天就带我走吧,我不想再就在这里。”

又是一阵冷风吹过,让我打了个哆嗦,我感觉好冷,便往他怀里躲了躲。

离开阴荒山太久了,我独自一人漂泊在外无依无靠,要不是遇到了李念,我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个什么样情况。

或许已经回到了多年未回松树村,瞧见自己那满头白发毫无良心的死鬼老爹,并找到害死娘的那个凶手。先是把他带去我娘的坟前谢罪,完事之后便交给官府处置,然后再回阴荒山找师傅去。

又或者被方天俊和黄烦烦真人等所谓的正派人士所擒获,变成他们用来引诱师傅自投罗网的诱饵,自己又一心不想拖累师傅,就拿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横,了结此生。

李念把我拥入怀里,用两天手臂紧紧的搂着我。

如果换做以前,我一定会马上推开他,劈头盖脸的把他臭骂一顿。

可是现在,我却开始贪恋他的怀抱好暖,没有一点想要把他推开的念头。

李念轻声问道:“还冷吗?”

他抱着她的时候,小心脏扑通扑通快要从胸腔里跳了出来。

要不是橡树林里的树太过高大,树叶又太过茂盛繁密,把仅剩的一丝光线都给遮住了。

我就一定能看到,此刻李念的脸上红得像被火烧似得。

虽然他平日里吊儿郎当看起来没心没肺一点都不正经,可其实他的内心深处是一个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纯洁少年。

我摇了摇头,眼皮子再次沉重起来,小声道:“不冷了。都说男人属阳女人属于阳,看来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我感觉你的怀抱跟家里的暖炉一样暖,真暖啊……”

“呵呵……”

李念忍不住笑了,他低下头轻轻吻了吻我熟睡的脸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晚安,我的小老虎。明天睡醒,我就会带你离开这里。”

……

第二天,清晨。

李念躺了一晚上的香樟树根,屁股压得发疼发麻,刚想移一移位置,却见我睡得正香,大概是做了什么美梦,咧着嘴巴开心的笑个不停。

于是,他便放弃了想要移动身体的念头。

因为他喜欢看到她的笑,也不舍得破坏她甜甜的美梦,

哪怕梦醒后她全部都记不起来。

一道人影闪了过来。

龟竹丐一手提着酒葫芦,一手提着一只冒着热气的叫花鸡,对李念道:“天都亮了,快点把奶那个女人叫醒,否则一会儿被万毒派的人看见了就麻烦了。”

他见到她睡得跟头死猪似得,连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这么大也都吵不醒。

这女人哪里配的上李念这种骨骼惊奇的练武天才?

李念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语气恳求道:“虎子睡得很香,能不能再让她多睡一会儿?”

看着怀里熟睡的人儿,他心里当真舍不得叫醒她。

她一定是很累了,要不怎么会有一觉睡到了天亮。

龟竹丐眼里的嫌弃更加深了,看着我时像是看见什么脏东西似得,唾弃道:“哼!女人就是红颜祸水。女人都是祸国殃民的麻烦精。

如果你小子没有被美色迷住心窍,肯乖乖拜入我的门下做了我的亲传弟子,静下心来学几年的武功后再出来闯荡江湖,肯定能闯出一番大名堂。

到那个时候,你的名声一定会响彻大江南北,成为武林中数一数二的绝世高手。

功成名就之后,谁见了你都得敬你三分,像她这种货色的女人,还不是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你又何必吊死在她这颗树上,放弃了一片森林呢?”

龟竹丐贼心不死的试图劝说着李念,万一他突然间回心转意,愿意做他的亲传弟子呢?

他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看上的人一辈子就这么废了。

本该勤学练武修筑根基的大好年华,却偏偏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去和她风花雪月虚度年华。

真是相当可惜。

李念沉着脸道:“龟前辈,我敬你年龄比我大,是个长辈。但是你说出口的话让我听了很不开心。

我喜欢虎子,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身材火爆,而是因为我喜欢她这个人,喜欢她的声音,喜欢她的笑容,喜欢她的一举一动……我不是你,所以,请你不要站在你自己的角度上去替我思考问题。”

是啊,他又不是他,又有什么资格对他的人生指手画脚。

龟竹丐无奈道:“拗不过你,反正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你爱咋咋的。”

他失望的摇了摇头,把手里的叫花鸡往这边一扔,踏着香樟叶转身离去。

李念腾出手猛的一接住,把整只叫花鸡抓在了手里。

龟竹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道:“信什么不好,偏要相信女人相信爱情,女人没一个好东西。日后,总有你哭的时候。”

相信爱情,总有你哭的时候。

李念脑海里重复想地想着龟竹丐的一番话,他早已浑身是伤,疲惫不堪,哭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奢侈的东西。

少年离家出走和师傅相依为命,他就比其他人更加渴望亲情和爱情。

现在终于碰到一个心仪的人,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她走的。

“吵死了。”

我咕噜一下坐了起来,对着他离去的方向骂道:“我呸!死老头有种你别走,一把年纪嘴巴还这么毒,活该你过了三百年还是条单身狗。”

龟竹丐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一大早就跑过来骂人,还说女人都不是好东西。

如果女人不是好东西,那他娘又算个什么东西?

李念连忙拉着我手,安慰我道:“虎子,你别介意。他那个人说话就那样,没有什么恶意的,你别往心里去哈。”

还这叫没有恶意?分明是恶意满天飞好吗?

我气的不轻,骂道:“哼!他瞧不起女人,还骂女人都不是好东西,他怎么不想想他娘也是女人,他自己也是女人生出来的呢。”

一边骂着女人,一边又消遣着女人,有本事你别叫女人生自个儿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啊混蛋!

虽然李念也不认同龟竹丐说的话,但他不想让我因为那些话而变得不开心。

李念道:“好了好了,咱们不要再说他了好不好?

你看,虽然龟竹丐那个人真的很讨人厌,不过他一大早就给我们送好吃的东西来了。这说明,他为人也不是很差的啦。”

我不以为然道:“哼!反正我很讨厌他。”

他扯下来一只鸡腿给我,微笑着道:“再讨厌他也不能虐待自己的胃,快些吃吧。吃饱了我就陪你离开这里。”

“好啊!不过,在离开的时候,我想去看一看万蛊河。”

我兴奋的跳了起来。

我一定要去瞧瞧万毒派中的万蛊河里是否真如传闻所说的那般的骇人。

李念怕了拍我的肩膀轻声道:“好!好!好!不管你想去哪里,我都答应你。不过你先吃饱肚子先成吗?”

我乖乖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也跟着我一起吃,道:“嗯嗯,你也要一起吃,咱们俩一人一半。”

李念:“好!”

……

万蛊河的河里,没有一滴水。

因为整条河里都爬满了一只又一只的蛊虫,它们扎堆在河里,数量庞大,自然的形成了一条爬满了千千万万条由蛊虫汇合而成的的‘河流’。

蛊虫通体黑亮,头上有一对触角,背部有壳,有四只脚。

蛊虫消化能力非常强大,它们能吃掉一些比较坚硬的骨头。

比如死人的残骸。

此刻,我和李念就站在万蛊河的河岸上。

望着那些黑压压不断爬动着的蛊虫,我感到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万蛊河看起来也什么特别嘛,不过就是一条载满了蛊虫的河而已。”

一只蛊虫从河里爬了出来,它停在岸边,头上的两条触角很有节奏的弹了两下,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一般,迅速的张开四只爪子朝我和李念爬了过来。

李念的目光落在了万蛊河的尽头,那里有一座很大的宫殿。

宫殿很大,建筑宏伟,只是墙外些破旧,看上去年已份。

“我倒是觉得挺新奇的,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见到这么虫子。”

这时,从河里爬出来的那一只蛊虫不知何时爬上了我的鞋头,但我却并没有发现。

我挠了挠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多虫子的河流,而且你看,河里一滴水都没有,里面全部都是黑压压的蛊虫。”

万蛊河里尽是蛊虫,但也是真的应了它的名称。

李念回忆道:“是啊!万蛊河全是蛊虫,数量又多得吓人,不知道万毒派的人每天是拿什么食物用来投喂这种这些蛊虫。”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是不敢肯定。

我道:“以前偶听师傅提前过,万毒派靠制毒技术而闻名于天下。不知道他们养这些蛊虫,是不是用来制造毒药的。”

李念沉死了一会,沉吟道:“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一半一半吧。”

如果是拿来制造毒药,那还好说,可是蛊虫数量如此之多,投喂它们一定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人力和食物。

可万一,他们投喂蛊虫的食物,是活人呢?

天呐,这得死不少人啊!

我仍一脸茫然,问:“这是什么意思?”

除了拿蛊虫来做毒药,我完全想不出来,它还能有什么其他的用处。

清炒蛊虫?油炸蛊虫?盐焗蛊虫?清蒸蛊虫?还是红烧蛊虫……

李念道:“虎子,以前我也听我师傅说过一些,关于万蛊河的事情。据说,万蛊河一开始真的是一条河,一条流淌着河水的河。可是后来……”

我好奇问道:“后来怎么了?”

李念老实道:“后来,万毒派教主为了提高制毒技术,贴出告示,昭告天下所有穷苦百姓。但凡是家境贫寒窘迫者,亦或者是家里有人过世者,均可以将其尸体带来卖给万毒派,用来做投喂蛊虫的食物。”

还好,原来蛊虫吃的是死尸。

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些,又继续问道:“那也就是说,河里的蛊虫吃的食物都是些死人的尸体?”

李念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如此。碰巧那年发旱灾,庄稼颗粒无收,穷苦人家家里穷的揭不开锅,饿死了不少人。于是便有一些胆子大又不怕死的人,借了几辆马车用来装死尸,并把那些死去的灾民尸体大量运到了万毒派去换银两。后来送来的尸体太多,没地方囤放。那时候的万毒派教主就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先命人在一个地方修建一条长河,然后在河的上游或者下游把水源阻断。然后,再把那些无处安放的尸体全部丢进万蛊河里用来投喂蛊虫。一来二去,蛊虫就迅速的增量,一只变两只,两只变三只,三只变四只……以此类推,日积月累,蛊虫数量越来越多,便形成了这条万蛊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