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妹子,你怎么一吃完东西就想哭呢?(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136 字 2个月前

……

不知道过了多久,比赛终于结束了。

大家看完了比赛之后,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场地。

珠珠大妹子眼睛仍旧紧紧的盯着擂台上的银衣少年,她时而一脸少女娇羞,时而神情迷茫,时而含着手指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闺女!”

我和她闻声回头一看,发现珠珠大妹子的娘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娘。”

珠珠回过神来往后一看,便看见自家老娘提着之前的竹篮子来到了她身后。

她提着篮子在珠珠面前晃了晃,笑着说道:“闺女,看了这么久的比赛,肚子是不是又饿了?”

珠珠大妹子看见她娘手里提着的竹篮子,一把接了过来。

她先是把篮子举到面前动作娴熟的闻了闻,发现篮子里散发出熟悉的香味,珠珠的眼睛里霎时射出万丈光芒。

“椒盐鸭下巴!”

珠珠大妹子一把扯开盖在篮子上头的白布,果然,篮子里装着一碟刚出锅没多久的椒盐鸭下巴。

色泽红亮,皮脆内嫩,麻辣鲜香,看起来非常美味!

“娘,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娘。”

珠珠一把抱住了她娘,鼻子酸酸的,感动得快要留下眼泪来。

整个万毒派的人都在笑话她长得胖,明着暗着骂她死胖子,建议她最好一日三餐吃白粥青菜来减肥。

其实珠珠小时候并不是很胖,她的身材最多只能算是微胖。

别人家的孩子长身体时饿的快吃得多长得瘦,而她却是饿的快吃得多长得越来越胖。

有些人的体质注定了一辈子怎么吃都吃不胖,而另外一些人却是易胖体质,喝水都会胖的那种。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越长大体型越肥胖。

周围许多人都在嘲笑她是个死胖子,珠珠也曾为此感到深深的自卑。

为了能瘦下来,她一日三餐顿顿青菜萝卜,连白粥都不吃。

可是三个月下来,不仅没能减肥成功,还因为营养不良得了低血糖,在家里昏了过去。

珠珠醒来之后见爹娘守在自己的床前哭得如此可怜凄凉,心里也跟着难受。她虚弱的张开双臂去拥抱他们,一家人哭得死去活来。

珠珠事后反思一整晚,只因为一些不相干的旁人说了一些笑话她的话,她就不顾身体的健康踏上了靠节食的减肥之路。

损坏身体不说,还害得父母替自己担心受怕掉眼泪。

减什么肥?别挣扎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做一个健康快乐的死胖子她不香吗?

减肥有什么好?不仅吃不到好吃的食物,还会把身体给损坏了,得不偿失,一点价值都没有。

一想起当初想减肥的念头,珠珠大妹子笑自己真是傻得可以。

篮子在她手中不断地倾斜,我真怕下一秒椒盐鸭下巴全都掉到了地上。

我好心的提醒道:“珠珠,你小心点,篮子里的东西快要被你晃掉了。”

虽然母女相拥的画面很感人,但是落在了我的眼里却是无限的惆怅。

娘要是还活着,她是否也会像珠珠的娘拥抱珠珠那般的拥抱我,担心我是否吃得饱,会不会饿肚子,这么久不回家又是跑去了哪里。

可惜娘不在了,这些事情想也是白想。

珠珠松开了她娘,见我不怀好意地盯着她手里的篮子,便故意把篮子藏到了身后去。

“喂!别打我篮子里的椒盐鸭下巴的主意。不管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反正我是不会分给你吃的。”

脸长得还没有她巴掌大,身材又不胖,就是前面两座山峰太过高耸高大——她到底是怎么把一只烤鸡全都吃下去的?

珠珠心里怀疑,这姑娘是不是有什么慢性病啊,这么能吃又不胖。

珠珠的娘闻言便开始打量我,哪家的姑娘长得这般好看?

是东边陈春那家的大闺女?还是西边覃英达那家的小女儿?

“这位姑娘是……”

珠珠大妹子把篮子紧紧的抱在了胸前,扁了扁嘴道:“我跟她也是刚刚才认识不久,她好像叫…叫老虎——”

我立马纠正道:“我叫虎子。老虎的虎,儿子的子。”

“虎子……”

珠珠娘重复的念叨了一遍我名字,又仔细想了一下,发现记忆中派里好像没有一户人家的孩子叫这个名字。

“姑娘,听你这口音你好像是外地来的吧?”

她的表情突然间变得很严肃,原先的普通农村妇女气息一下子消失不见,突然间像变了一人似得。

这大娘不简单。

我心里暗暗想着,脸上却并不表现出来,装出一副天真无害的样子,上前热拢的拉住了她的手。

“珠珠娘,你好!我是你们林小图林少主的好朋友,是他叫我过来这里看比赛的。”

我说话时还故意装出一副羞羞答答的样子,好让她误以为我跟林小图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

珠珠娘一听,一副‘我懂得’的表情,坏笑的拉住了我的另一只手。

“哦。我就说嘛,除了林少主以外谁还能有这等本事能拐到像姑娘这般貌美如花的女孩子回来。”

是啊,除了他以外,还真没有谁敢下迷药用袋子把我运到万毒派这个鬼地方来。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小子。

“嗒嗒……”

珠珠大妹子已经在啃椒盐鸭下巴了,把之前想要减肥的想法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珠珠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珠珠大妹子,最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她也觉得女儿太胖了,怕她太胖身体会出什么问题。

可是女儿生来就是易胖体质,连喝多一点水都能长二斤肉,以前减肥过度还曾经晕倒在家中,把她吓得个半死。

如果女儿能瘦一点就好了,那样的话她就可以和其他同龄的女孩子穿一样的衣服,花一样的妆容,聊着同样感兴趣的话题,走出自卑,变成一个活泼开朗又充满活力与自信的女孩子。

“这是我刚做出来的椒盐鸭下巴,可香了。姑娘你也来尝尝。”

珠珠娘说着便要动手去拿篮子。

“娘——”

珠珠大妹子立马保护住她手里的篮子,吃得满嘴是油道:“鸭下巴本来就很少肉吃,况且只有五个。你女儿我都不够吃了,凭什么还要分给她吃。”

珠珠娘一看见女儿这副恶鬼投胎的模样,一边在心疼一边又偷偷怪女太贪吃。

“珠珠啊,但凡你少吃一点,或许就不会这么的胖…咳咳…圆润。”

差一点就把胖字给说了出口,珠珠娘十分紧张的看着正在开心的吃着椒盐下巴的自家女儿。

珠珠向来最讨厌听到别人说她胖,尤其是对胖非常敏感。

就算是别人在无意间在她面前提到,我家养的那头小猪仔最近变胖了,她都会觉得人家是暗喻她,骂她长得像猪跟猪一样胖。

但是养猪的那个人只是单纯的想跟别人炫耀,自己家的养的猪长得健康肥壮罢了。

果不然,珠珠听到这话之后,就很生气的把手里没啃完的椒盐下巴往地上一扔,还狠狠地踩了一脚。

“娘,连你也笑话我胖。”

她脾气一来,竟然就当着我的面直接哭了。

珠珠娘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她连忙跑去拥抱自家女儿,瘦小的手臂围在珠珠粗壮的水桶腰上,还没有珠珠的手臂一半粗。

“珠珠不哭,娘刚才说错了。都怪娘嘴巴太臭,乱说话惹你伤心了。对不起,宝贝别哭了好吗?”

我也慌得不行,因为有不少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珠珠,你别难过了好不好?我刚刚都已经吃的很饱了的,哪里还吃得下其他的东西?而且我从来都不爱吃鸭肉,也不喜欢吃鸭下巴。我不会跟你抢东西吃,你别哭了好吗?”

珠珠大妹子生气地推开了她娘,把篮子往我怀里一塞。

“拿走拿走,我不想吃了。我娘说了,要分给你吃,喏,给你给你,全都给你吃。”

珠珠娘一脸的难为情,她说让珠珠分一个给我吃纯属是客套话而已,没想到珠珠会当真。

当真也就算了,还特别记仇。

她张着血盆大口,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她道:“珠珠啊,你先别哭,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说完之后,我故意看了一下四周,一脸的神神秘秘,就好像自己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小秘密。

珠珠停止了哭声,好奇地问道:“什么秘密?”

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个秘密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等会儿再跟你说。”

“珠珠娘,你先回去吧,珠珠交给我,我们好好放心。”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相信我,我会照顾好珠珠的。”

珠珠娘满脸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体重差别如此之大,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

“你先回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再回去。”

珠珠似乎看穿了她娘的心思,连忙下了逐客令。

“都说了叫你先回去咯,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珠珠娘听见女儿这般对自己说话,心里难受极了,便回家了。

我搂着珠珠粗壮的腰枝道:“珠珠其实我原来不叫虎子,而是叫胖猪,因为我小时候胖的跟猪一样,所以我爹娘给我起名字叫胖猪。”

珠珠半信半疑,问道:“真的?你这话我怎么听着不太真实啊?”

我搂住了她的肩膀,与她拉近距离,捂住嘴巴凑到她耳旁轻生说道:“真的,珍珠都没这么真。你听我说,我很小时候……”

……

就这样我和珠珠大妹子提着只一篮子,在擂台旁边的大树下坐到了下午太阳落山。

椒盐鸭下巴反复啃了又啃,啃了又啃,连骨头都舔得发亮。

珠珠道:“虎子,我现在又想减肥了。”

妹子,你是认真的吗?请把你嘴巴的油渍擦干净,看一看那堆只剩下一堆骨头的椒盐鸭下巴再说话。

我嘴角微微抽搐道:“嗯,你能有这种想法很好。”

五个椒盐鸭下巴,统统都吃完了,才说想减肥。

不胖死你都算好了。

珠珠道:“你都不知道,大家都笑话我胖,背地里骂我死胖子。每一一听到这些话,我的心里就特别的难受……”

她说着说着,眼眶是一红,又想要哭了。

妹子,你怎么一吃完东西就想哭呢?

咱们先能不能好好的聊一天?

我捏着额角,再次安慰她道:“珠珠,你怎么这么笨…善良呢,别人骂你你就要理他啊?怎么这么傻呢?

你想啊,他能用那么难听的话来骂你?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是一个龌龊的卑鄙无耻小人,一个人品极烂的贱人。既然知道他们不是好人,你又何必用他们的话来折磨自己呢?

小人嘴巴太贱,乱嚼舌根,说话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像这种人他们早晚有一天会得罪一些不该得罪的人,从而自讨苦吃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所以珠珠,你不要理那些人,让他们继续做恶人等着天收吧。”

虽然我也非常讨厌那些总爱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但是人只要活着,一辈子总会遇到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

有善良的,有奸诈的,有聪明的,有热情的,有稳重的,有暴躁的……

总而言之,只要你还活着就必须要和各种各样的人去打交道,去沟通,去合作,去学习……哪怕你心里明明非常的讨厌他,恨巴不得他能在世界上消失,却不得不挤出笑容去伪装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装作若无其事的和他们和平相处。

这就像人活在世上必须要吃喝拉撒是同一个道理。

“虎子……”

这时树林的深处隐约可闻地传来了一个叫喊声,我侧着耳朵认真的听了一会,这声音如此熟悉有安全感。

难道李念来找我啦?

我心中一喜,急忙站起身,如出笼的小鸟般往声音的源头狂奔过去。

“李念,李念,!是你吗?”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李念,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我听到他的声音会非常的开心和激动。

珠珠见我突然间说跑就跑,不明情况的她也跟在我后面追着跑了上来。

“虎子,你等等我,跑那么快做什么?”

我头也不回地回答她道:“珠珠你不必再跟着我了,我还有事要忙。你自己回家去好吗?”

前不久才骗她们说我和林小图是那种关系,如果一旦被他们发现了我和李念在一起,他们会不会怀疑我背着林小图在外面偷汉子。然后两人一起合伙把我绑起来,丢进万蛊河里去喂蛊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