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意外反转(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163 字 2个月前

万毒派最宽敞的房子,就是炼药房。

炼药房历史悠久,是在万毒派第一代教主建立帮派时建立而成。它虽然叫‘房’,但其占地面积却有一千平方米大,非常宽敞。是万毒派弟子们平日炼制毒药的工作场地。

第一代教主林子涵在建筑炼药房时下了血本,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才建筑出炼药房。

作用万毒派的开山老祖,他非常注重弟子们的制毒技术。并认为,只有把弟子们全部集中在一个安静并不被人打扰的地方,才能让他们认认真真全心全意的制造出最好的毒药。

炼药房屋顶呈半圆形,都是用半透明的绿琉璃铺盖而成。每当夏天艳阳高照的时候,阳光照在屋顶上又折射进屋内,形成了一道特别的风景。

如果你此时就站在炼药房里,就会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刺眼的阳光洒满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你会觉得屋顶上的阳光好像真真正正的洒落到了你的身上,暖和却并不会像站在室外那般被毒辣的阳光暴晒。

冬天下雪的时候,你感觉到雪花飘落屋顶的声音,它们有的落在了炼药房周围的大树上,堆积满了之后,树枝承受不起积雪的重量,然后那些凝成一团的积雪一块又一块跌落到绿琉璃的屋顶上,发出很大的‘咕咚咕咚’声。

如果是从天上直接飘下来的那些雪花,它落在屋顶时不会发出很大的声音。

可是每当炼药房里的弟子们在认真工作又不说话时,就能听到雪花落在屋顶时那细微的‘簌簌’的声。

整座房子包括地板,均是用渡了一层金粉的金砖砌成。四面墙壁刷上白漆,不知是哪位先人在墙壁上面描虫画鸟,那一只只虫,一只只鸟形态逼真,会令看见的人产生一种错觉,让人觉得它们好像是真的一样。

比如东面墙上那一只挥舞着大钳子的蝎子,它高傲的扬起了头颅在向你耀武扬威,嚣张至极,好像随时要从墙上扑出来咬人。

在炼药房里工作的弟子有男有女,全部都是自小在万毒派长大的孩子们。

万毒派有个祖传的规定,你可以武功不太好,可以相貌丑陋吓人,可以缺腿少胳膊……但是,如果你不会制造毒药,那就绝对不能进去炼药房工作,也注定了一生都要留在万毒派当个最底层的人。

当刷盘子或者扫地搞卫生的阿姨,炒菜或负责采购药材的师傅,又或者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仰仗着进了炼药房工作的媳妇(丈夫)赚些银两,来支撑家庭开支。

总之,能进炼药房的人就是家庭的顶梁柱,就是负责赚钱养家的大爷。

炼药房旁边有两间茅厕,分外男茅厕和女茅厕。

吴阴还蹲在茅厕里拉个不停,他的双腿早就蹲得发软发麻,好多次他以为自己要拉完了刚想站起来,屁股口又有新的便便流了出来,不得已,他只好又重新蹲在茅坑里抱着膝盖继续努力奋斗。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自己的腹泻之意仍旧绵绵不绝,肛门一直坠胀,使他一直都感觉里急后重感,总感觉怎么拉也拉不完。

最糟糕的是,裤子都脏了。

吴阴万万没想到,他这么大岁数了还会拉屎在裤子。

真是丢人。

今天在擂台上的时候,他本以为自己能忍得住。却不想便意犹如滔滔不绝长江水,一个劲的往外涌,憋着憋着,一个憋不住屎就崩了出来。

真晦气。

吴阴开始凝神静气,准备运功调息。

练功要心静如水,清楚一切杂念。

先是把全身的气凝聚在丹田,然后再运功从丹田处把体内的气运到全身的每一寸地方。

通气时并无阻力,过程通畅。

这说明吴阴的体内并没有毒素滞留。

他发现自己身上并无中毒的迹象之后,便揉了揉发麻的双腿。

“华儿今天熬制的究竟是何药?使我喝下之后一直蹲在茅厕,腹泻个不停。待我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问一问他。”

依目前的症状来看,他不像喝是毒药,更像是喝了一剂药效极猛泻药。

解毒比赛不制毒,跑去制什么泻药。

华儿这孩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吃错药了?

正在吴阴胡思乱想时,茅厕的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门的人很有礼貌,一连敲了三下的门才开口说话。

“请问是吴长老在里面吗?”

这声音,怎么听着如此耳熟。

像是一个熟人的声音。

吴阴捏着鼻子,变换了声音回答:“不是。”

裤子都没穿呢,要是被其他人瞧见还不得被笑死。

何况刚才还听到好多个人的脚步声。

这么多来人来排队上茅厕?

你们家里的茅厕都填满了屎吗?要不然干这么多人一起跑过来这里解手。

茅厕门外的人沉默了一下,恭敬地道:“既然不是吴长老,那就是认错人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吴阴差点骂出声来,打扰你妹。

他不就是出来上了一趟茅厕而已,用得着兴师动众地叫这么多人来找人吗?

“没关系。”

敲门的人便对身后的几个人说道:“吴长老不在这里,可能是回去了。我们赶紧把解药端去他的家里找他吧。教主吩咐过,让我们尽快让他服下百日泻的解药。”

“好!”

好多个声音一齐应道,跟着好多的脚步声响起,门外的那些人准备要离开了。

他们正是林高瑜派去寻找吴阴的那几个弟子。

“等等。”

茅厕内的人突然大声喊道。

几个弟子愣了一愣,纷纷停住了脚步。这声音不正是整日摆着一张臭脸的吴长老吗?

“吴长老?”

见身份已经穿帮,吴阴索性恢复原来的声音,问道:“你们刚刚在说什么解药?”

为首的那名弟子正是教主林高瑜的大弟子景宁。

景宁连忙回答道:“回禀吴长老,弟子们奉教主的命令,找到你,并把百日泻的解药拿来给你喝。”

吴阴一脸不解,重复问道:“百日泻?”

景宁答道:“是啊,吴长老您喝了华师弟所制的毒药——百日泻。现在教主要我把杰师弟研制的百日泻解药拿来给你喝。”

吴阴嘴角抽搐,气得直接破口大骂,“富英杰是什么人?万毒派第一大废材。他制造出的毒药你们也敢拿来给我喝?就不怕我喝出个好歹,直接被他的解药给毒死了么?你们这么放心他,你们怎么不先拿来试喝?”

景宁犹豫了一下,“这……”

旁边几个弟子也面露难色。

富英杰的制毒技术在炼药房里排倒数第一,他熬制的解药他们还真不敢喝。

谁都不想自己喝毒药没被毒死,反而被毒药的解药给毒死。

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吴阴冷笑道:“你看看你们这些人,你们自己都不敢喝,还要叫我喝。这不是想害我么?

景宁道:“吴长老您误会了。我们确实是奉了教主的命令来叫你喝药。富英杰虽然平时不太可靠,可是他今天的表现确实是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吴长老你有所不知,杰哥也与你一般,喝下了华师弟熬制的毒药。可是他喝下了自己熬制的解药之后,一点要上厕所的感觉都没有。在场的全有人,教主,以及其他监考官通通都被惊呆了。因为他喝下了解药之后,确实是没闹过要上厕所。所以,我觉得吴长老你可以死马当活马姑且的试一试。反正药也不多,就小半碗。”

吴阴心里挣扎了一下,心绪烦乱,他到底该不该冒险地喝了那一小碗药?

一个杜新华熬制出的百日泻就已经够他受的了。

又来多了一个,不知道会不会直接要了他的老命。

既然伸头也是一刀,不伸头也是一刀,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越想越感到心烦。

唉!不想不想了。

吴阴说道:“你们把药递给我。”

景宁应道:“是。”

他转身对身后的那一名弟子道:“你把药端给吴长老。”

那那名弟子乖巧的把药端了过来。

吴阴把门打开了一小半,风一吹,屎味满天飞。

那名弟子连忙捂住鼻子,把碗递了进去。

我的个娘哩,他是把囤了一年的老屎都拉出来了吗?

气味臭的令人不敢呼吸。

那名弟子应道:“是。”

吴阴接过药后便又把门关了上去。

“你们之间谁的轻功比较好?”

景宁如实回答道:“回长老,我的轻功比较快。”

吴阴:“那你回去飞回长寿庙去,去我房间里帮我拿一条裤子来给我。”

“好!”

景宁应了一声,之后人便消失不见。

——————————

富英杰和杜新华的比赛就这样的被留到了最后。

接下来,林高瑜便让其他四组分别先进行比赛。

第二组,王善生对郑歪。

郑歪熬制毒药是‘醉生梦死’,醉生梦死中采用了大量能兴奋大脑的药材配制而成。

服下醉生梦死的人像喝醉酒的人一样,异常亢奋,手舞足蹈,走路不稳摇摇晃晃,身体不受控制,自己本人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这种状态会一直维持到服下解药之后才能解除。

醉生梦死有个特点,如果服下此毒者超过十二个时辰未能得到毒药,便会毒入脑髓,彻彻底底地变成一个醉鬼。

“你们两个过来。”

林高瑜朝他王善生和郑歪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来自己面前。

两人相互嫌弃的对望了一眼,便一同走到他面前。

王善生不屑的看着郑歪,淡淡道:“想不到你会用三岁小孩才会用的毒药来跟我比赛。你这是想直接认输,承认自己太无能,没办法想出用其他的毒药来跟我比赛是吗。”

这欠扁的臭嘴,郑歪真恨不得撕烂他的嘴巴。

尤其是看见他一派轻松自然的样子,使郑歪看在眼里更加窝火。

郑歪咬着牙,用内力把话直接传到他耳朵里,道:“你莫要猖狂,我还在醉生梦死里头加了其他的毒药。而且这种毒药,很少有人会知道。恐怕就连掌门人也未曾听过。”

加了比赛规定之外的药,就等于作弊,一旦被发现,是一辈子都不能再参加任何比赛的。

郑歪竟然为了赢他而铤而走险,这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了吧?

王善生干笑了两声,也同样用内力把话传到他耳朵道:“想不到你竟敢作弊。”

郑歪听了冷冷一笑,道:“如果是其他人跟我比赛,我根本不屑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可很可惜我的对手偏偏是你,是你王善生。世界上我最最醉讨厌的王善生。就算最后不能赢得比赛,我也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说完之后,脸上甚是得意。

他多加的那一味毒药,无色无味,鲜少有人知道。

只要他和王善生不说出去,这件事就铁定不会有人知道。

而且郑歪敢肯定,依照王善生的性子,他绝对不会像个女人婆一样把事给捅出去。

所以他才敢跟他说他作弊的事情。

王善生笑了笑,语气嘲弄道:“想不到我在你的心目中,会是如此重要的一个人。不过郑歪,就算在你再早出生几年,你也依然比不过我。”

这人真欠扁,好像找人来打死他。

郑歪道:“呵呵,你可真有自信。”

王善生道:“那还用说,我一向都很自信,因为我的实力不允许我太低调。”

郑歪瞪了他一眼,道:“王善生,你知不知道我非常讨厌你,讨厌道甚至恨不得你马上死掉。”

王善生道:“哦,那真抱歉。我娘说过,我会长命百岁。”

郑歪道:“你娘不是死了吗?鬼说的话你也敢信?”

王善生目露寒光,直接用嘴巴说道:“你要是再敢说一次我娘坏话,我就敢直接在这里打死你。”

这时,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吴长老回来了。’

紧接着,听到刷的一声,一道人影便出现在擂台上。

是吴阴。

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神色有些疲倦。

“师伯!你回来了?”

杜新华扑了过去,像个讨要奖励的小孩子。

“嗯!”

吴阴随意的应了一声,对他点了点头,便把目光看向了富英杰。

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这看起来傻乎乎的憨货竟然真的制出了百日泻的解毒。

从他喝下那碗药后,里急后重感便逐渐消退,也不再拉肚子了。

这充分的说明了,富英杰熬制的解药是正确的。

最不可能会赢的那个人,反而赢了最有可能会赢的那个人,这个结局的反转真是太令人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