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吴长老屎裤子了(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165 字 2个月前

一名弟子行色匆匆的走上擂台,来到林高瑜旁边。

“教主,属下已带领了多个弟子前去四处寻找吴长老,后来有弟子发现他在…他……他……”

那名弟子说话吞吞吐吐,大概是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有些难以启齿,所以才不敢继续往下说。

林高瑜皱了皱眉头,心想:老吴果然出事了。

其实在他喝下那碗毒药后不久,林高瑜就察觉到吴阴有些不对劲。

大冬天只穿着两件薄衣裳,没有运动,又在擂台上安安静静的坐了那么久。按理说他应该觉得冷才是,可是吴阴却满头大汗,呼吸急促,夹紧双腿,坐在凳子上抖个不停。

屁股还时不时的挪来挪去,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肯定是杜新华的那碗毒药有问题没错了。

亏得老吴平日里疼他入骨,事事顺着他,把他宠的无法无天。

这下可好了,一片真心却养出了一条白眼狼。

身为万毒派年纪最大的老人,不是自然的生老病死,而是被最信任的人一碗毒药给毒死了。

世界还有什么事比这更惨吗?

林高瑜表情严肃,一掌拍在桌上子,“杜新华,你给我过来。”

几个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吓了一跳,个个脸色凝重,齐刷刷的聚成一团走来到林高瑜面前,扑通一下,全部跪了下去。

“教主,”杜新华忙向他抱拳行礼,心情忐忑道:“是不是新华做了什么错事?惹得教主如此生气。”

“哼!”

林高瑜看向他的脸上,眼神里透着深不可测的寒意,侧过头对方才说话的那名弟子道:“你去告诉他,吴长老出什么事了。”

那名弟子见杜新华盯着他,心里一颤,犹豫了一会,便小声说道:“吴长老他……他……”

杜新华闻言心里一急,连忙问道:“我师伯出什么事了?”

毒药的剂量,药效,不良反应,他都拿捏得刚刚好。并且熬制百日泻之前,他都反复的练习过,还曾找人来试喝过,确保万无一失,才敢用百日泻来参加比赛。

而如今吴阴喝下百日泻后却出了事,这该如何是好。

杜新华心里也开始焦急起来,吴师伯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以至于让那名弟子表情苦的犹如大难临头。

那名弟子闭着眼睛,才敢把话说了出来。

“吴长老他屎裤子了。”

“什么?”

林高瑜怀疑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地再问了一次:“你刚才说什么?”

原来是屎裤子了。

杜新华松了一口气,对那名弟子道:“你最好把话说清楚,我师伯到底怎么了。”

喝下了百日泻的人,别说屎裤子了,就算是说他屎了一床的屎他都相信。

那名弟子见这么多人盯着他看,难免有些紧张,便低垂着头,一字一句道:“我和一帮师兄弟去找吴长老,找了半天,最后在炼药房旁边的茅厕里找到他。

起初我们也不太确定,蹲在茅厕里的人到底是不是吴长老。只是我们看见茅厕的门外有一条黄色的道服裤子,整个万毒派里只有吴长老一个人才会穿这种款式的裤子。

当时吴长老又把裤子扔在茅厕的外面,裤子上还沾满了稀便。我们就敲了敲茅厕的门,问他是不是吴长老。茅厕里的人立马就回应了我们,说他就是吴长老,还叫我们分一个人回去替他拿裤子来换。所以,我才知道吴长老屎了裤子。”

果真如此!

富英杰听后点了点头,老天爷还是公平的,他努力地辛苦了这么久总算没有白费。

大家听了都‘哦’了一声,然后便开始憋笑。

万年不近人情的还整天摆臭脸吴阴,竟然屎裤子了。

这件事要是传来了,估计吴阴会沦落成整个万毒派的笑柄。

谁叫他平日里太过猖狂,这下遭报应了吧。

而且这报应,还是出自他最疼爱的侄子之手。

吴阴这会估计都快要被气死了吧。大概他自己也没想到,一把年纪了竟然还会拉屎在裤子上。

真是丢脸丢到到家。

杜新华见事情已经说开,便耐着性子跟大家解释道:“我熬制的毒药叫百日泻,用了一千九百九十九中药材来配制,其中有一千种药材是毒药,三百种药材是药效其猛的泻药,三百种家畜飞禽的屎尿,三百种昆虫加动物的死尸来搭配。服下百日泻者,无药可解,必定要腹泻一百天才能痊愈。”

说完后,杜新华轻蔑的瞥了一眼富英杰。

用百日泻这种毒药和这个蠢货比赛,实在是太小题大做了。

估计他连什么叫百日泻都没听过吧。

还想研制出百日泻的解药,简直是异想天开。

林高瑜一摆手,吩咐道:“误会一场,你们都起来吧!”

只要吴阴不是被毒死就行,就算他要蹲在茅厕里过夜都无所谓。

“是。”

少年们异口同声的回应道,又齐刷刷的一同站了起来。

富英杰捕捉到了杜新华那不怀好意的目光,脸上仍旧笑嘻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他很清楚杜新华心里在想什么,他肯定是以为他不知道什么是百日泻,在心里嘲笑他是个草包。

王善生偏了偏头,凑近富英杰耳旁轻声说道:“呆子,你踩狗屎运了。真被你蒙中了,姓杜的熬制的毒药果然是百日泻。”

富英杰听了心里甜得的跟吃了蜂蜜似得,他扬起头得意的笑了笑,还用屁股撞了一下王善生,“什么叫被我蒙中?我本来就知道那是他研制的屎百日泻好不好。怎么样?是不是突然间觉得我很厉害很聪明?心里还特别的崇拜我,对不对?”

王善生冷笑了一声,嘲讽道:“我劝你还是别高兴的太早,姓杜的不是说了百日泻没解药吗?”

如果百日泻无药可解,那么就算知道了他熬制的毒药叫百日泻又能怎样?

研制不出解药,还不是等于输了。

富英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解释道:“呵呵……他之所以会说百日泻没有解药,那是因为他没有办法研制出百日泻解药的那个能力,所以不得不说百日泻是没有解药的。”

他说着说着,脸上更加亢奋:“承认我比你优秀就这么难吗?难道你没听过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吗?”

王善生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贱兮兮的反问道:“这么说,你是承认我是‘智者’,而你自己则是愚者咯?”

呃,好像用错词了。

富英杰瞪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抽搐道:“王善生,你走开,我不想跟你说话。”

他气鼓鼓的走到程治旁边,不愿意和王善生站在一块。

程治见富英杰突然插过来,便问道:“你过来这里干嘛?”

富英杰臭着脸道:“那边的空气太闷,我过来这里透透气。”

空气太闷?

程治满脸疑惑的挠了挠头,之前富英杰站在前面,王善生站在中间,而他站在第三个位置,杨水生站第四个位置。

现在富英杰突然插到他和杨水生的中间,从第一位跑到第三位,难道中间的空气会更好一些?

林高瑜轻轻咳了两声,杜新华的制毒能力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他说百日泻没解药,那百日泻肯定是无药可解。

“新华啊,刚才是我误会你了,说话的语气重了些,希望你别介意。”

十个参赛者分成两人一组,而杜新华和富英杰这一组的比赛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了。

林高瑜微笑的看向杜新华,眼里充满了赞许,道:“连老吴都中招了,看来这百日泻确实是无药可解,现在我宣布,杜新华和富英杰这一组,杜新华胜……”

“且慢。”

金刚打断了林高瑜的话,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似乎在想些什么,道:“教主,你都没有问过制造解药的那名弟子,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办法研制出百日泻的解药,就草率的宣布人家输了,你这样做事实在是有失公平啊。”

林高瑜白了他一眼,这家伙有什么想法不能私底下再说吗?

这么多人看着呢,被他这么一搞,倒显得他这个教主做的不够称职。

富英杰无比感动的看着金刚,在场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他,愿意为他出头。

在这个最需要人支持的时候,金刚毅然地站了出来,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甚至为了他去得罪教主。

嘤嘤嘤……

宝宝好感动。

富英杰感恩得差点要喊他做爹了。

林高瑜露出了抱歉的笑容,“呵呵,金刚说的对。英杰啊,对不住啊。你瞧我这记性,人老了,记性差容易忘事。”

天才和蠢材,谁输谁赢,这不明摆着吗?还问什么问?简直浪费时间。

富英杰抱拳向他行了个礼,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教主的话,晚辈没有要责怪教主的意思。只是弟子确实是有话要对您说。”

郑歪冷笑了一声,语气讥讽道:“你想要说什么?难道你要告诉我们,你研制出了百日泻的解药?”

“哈哈哈哈……”

站在在杜新华旁边三名弟子笑了出声,富英杰这个蠢货连他们三个都比不上,怎么可能会研制出比他们更厉害的杜新华亲自研制的百日泻的解药来。

更过分的是,连擂台下的观众都听到这话全都跟着笑了出来。

“哈哈……这白痴吹牛也不看场合。今天是什么日子?连教主都在场。他还敢昧着良心说话说自己研制出了解杜新华毒药的解药来。杜新华是谁?万毒派未来的第一制毒高手,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们猜猜看他的脸皮有多厚,是一尺还是八尺?这么不要脸的话都敢说出来。”

“八尺?我看不止吧?应该有一丈厚才对。”

“脑袋蠢不是你的错,出来侮辱我们的智商就是你的不对了。当我们跟你一样傻吗?你要是能研制出杜新华毒药的解药的话,我就去吃土。”

……

富英杰听着这些难听的话,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他淡淡一笑道:“我确实是研制出了百日泻的解药。不信你们看,吴长老这会儿还蹲在厕所里,而我却能好好的站在这里,没有像他一样拉了一裤子的屎,直到现在还在蹲厕所。

如果不是我研制出的解药有效,我又岂能安阳无恙的站在擂台上与你们讲话。”

全场鸦雀无声。

吴阴喝下百日泻之后确实是去蹲厕所一直都出不来,而富英杰也确实是喝下他熬制的解药之后到现在都没闹过要上厕所。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富英杰确实是研制出了百日泻的解药。

杜新华脸色一僵,很快又恢复正常。

他反反复复的看了许多遍古书,古书上的确是记载了百日泻无药可解。

富英杰如此笃定的说他制造出了百日泻的解药,只有一个可能。

富英杰根本就没有喝那碗毒药。

随后,杜新华走过去就过去拍了拍富英杰的肩膀,假装安慰他道:“你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但是英杰,这是比赛不是玩泥巴。你怎么能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赢得比赛呢?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喝压根就没喝下百日泻。”

“放你娘的狗屁!”

程治快言快语的骂了出来,“英杰哥喝药的时候,我们大伙可都是金睛火眼的盯着呢。他没是没喝百日泻,难不成是他碗里百日泻是被你喝掉了?”

他很讨厌看见杜新华这幅道貌岸然的样子,表面上笑嘻嘻,看似很好相处,实际上心里想的却又是另外一套话。

就比如他刚刚说的那一番话,看似是在帮富英杰解围,实际上是想误导大家,让大家觉得富英杰为了赢比赛,就作弊连药都没喝。

还好他没跟这种人成为朋友。

杜新华没料到程治会跳出来骂他,顿时脸色一黑,不知怎么回答。

“我也是为了英杰好啊,毕竟只要在比赛作弊一次,就要终身地被取消比赛资格。”

程治不依不饶道:“人家都说了自己没作弊,你还一直张口闭口就说人家作弊。依照派规,我可以告你诽谤。再往严重的说,你就是想诬赖英杰哥在比赛中作弊,让他丧失比赛的资格。”

杜新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气到不行,“你……”

程治才管不了那么多,直接顶他,“你什么你,想给别人泼脏水还不给说了。你是我见过最无耻的人。”

“姓程的,你找打是不是?”

“来啊,谁怕谁。”

林高瑜用力的拍了拍桌子,呵斥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别吵了。”

本来还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少年,只好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