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真是造孽啊!(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139 字 2个月前

擂台上,几个研制解药的少年已经开始动手准备比赛用物。

抓药材,再往药炉里加些水,最后把药材倒进去,又用长勺子把漂浮在药炉里水面上的药和水搅匀,使之沉底,用碳火慢慢熬。

“华儿,”吴阴用内力传音到杜新华耳里,问:“这次的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十成。”

杜新华骄傲的回答道,他对自己的制毒技术从未有过怀疑。

“况且,我压根就没想过,这次比赛会和一个资质最差的笨蛋作对手。”

吴阴直接冷笑了一下,语气讽刺道:“也是,和富英杰那种蠢货比赛。你就算是闭着眼睛乱抓几副毒药,都能赢了比赛。”

杜新华也笑了,吴阴这么孤傲的一个人,能得到他的认可和赏识,这只能说明自己真的很优秀。

他听到这话自信心更加膨胀,甚至开始由自信变成自负。

这场比赛,他是赢定了。

整个万毒派的人都知道,富英杰无论是在武功方面,还是制毒方面,都非常的没有天赋,悟性也极差。

普通弟子看一遍记不住的药方,顶多再回去多看个两三遍便能记住。

而他却不能。

富英杰不仅记不住制造毒药的配方,就算给一天的时间让他在家看一整天书,他也未必能背的出来。

而杜新华可就不同了。

杜新华是万毒派年轻一代中最杰出的制毒技术排名第一的练毒手。

连掌门人都经常对他赞誉有加。

一个笨蛋,一个天才,谁能在比赛中胜出,不言而喻。

甚至于,五个监考官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偷偷下了赌注。

赌十个参赛弟子中,最有望胜利的五名是谁,输得最惨的五名又是谁。

“老吴。”

林高瑜抿了口茶,那是半柱香前,他吩咐他大弟子重新送过来新热茶。

而之前那些吐得到处都是的秽物,也一应都被清理干净了。

林高瑜侧过头问吴阴:“你还记得昨晚的赌约吗?”

比赛的前一晚。

万毒殿。

这夜,月色朦胧,夜空中仅挂几颗星星。冷风习习,吹过树林刮起了落叶,树影婆娑宛如仙女在翩翩起舞。

这晚,林高瑜和派里那些位高权重的长老,使者,护发等共同在万毒殿商议比赛的流程。

谈完正事之后,一帮人趁着人多高兴,喝了点小酒,喝酒后胆子是越来越大,便开始肆无忌惮的说起酒话来。

花使者李宁抱着一坛子女儿红,摇摇晃晃的来金刚面前。

“金刚,我自知武功比不过你,但是我自问自己赌技比你高出了许多倍。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金刚抱着一坛子的度数最烈的‘一杯倒’酒,大大的往嘴里灌进去。

坛子口太大,流出的酒一部分灌进了他的嘴里,一部分倒在了他的脸上,还有一部分倒湿了他的衣服。

皎洁的月光照在了万毒殿的大门口前,夜色更深,冷风萧瑟,外面只闻风声,许多人早已经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只有这些喝酒的醉汉,抱着酒坛子喝得昏天黑地不肯撒手。

金刚抱着酒坛子醉醺醺的啐了一口李宁,两眼瞪着他骂道:“放屁,你岂止是武功不如我,连酒量也不如我。”

李宁不服气回应道:“可是我赌技确实比你高,不管是玩牌或者是斗鸡斗蛐蛐……只要你说得出,没有一样是我不会的。”

他说着又高高地举起了酒坛,想要再喝口酒,张着口等了半天,一滴酒都没喝到。

李宁摇了摇酒坛子,还是一点酒都没见着。

一大坛子的酒竟喝完了。

他有些烦躁,索性把空酒坛子直接往地上一摔,‘噼里啪啦’,酒坛子碎了一地。

他用手指着金刚的鼻子,扬起下巴道:“金刚,你…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我…我……保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金刚一把推开他的手,走到吴阴身旁的空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去去去,你说话就说话,用手指指着我是几个意思?找打吗?”

这小子明显喝大了,连说话都不利索。

他才不不屑跟一个醉鬼起争执。

何况,对方还是一个赌运缠身的醉鬼。

十赌九输,还有一个是仗着祖宗保佑,才得好运缠身,逢赌必赢。

李宁就是十个中最幸运的那一个,打娘胎出来,不管他赌什么从来就没输过。

如果说是遗传的话,他爹娘又从不好赌。

包括他老爹的老爹,老爹的老爹的老爹,老爹的老爹的老爹的老爹……祖上好几辈,都从不好赌。

而李宁却逢赌就赢,又从未有高人教过如何去赌,除了说他运气好,还真找不出第二个理由,这事说起来也是有些邪乎。

“我…我知道…我打不过你,我就是想……想……告诉你,我不比你差,我也有自己优点,并且我的优点独一无二,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我这样的人,能赌遍天下无敌手。”

金刚往伟大的身旁缩了缩,他可不想被这赌鬼缠上,把家底都输了个精光。

“呸,谁这么有眼无珠,竟敢说你比我差。整个万毒派谁不知道你赌术天下无双,长得更是一表人才,魅力无边,一身的桃花运。大半个万毒派的姑娘都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你都不知道,我们兄弟几个,都快要羡慕死你了。你说是不是啊?伟大。”

他冲伟大挑了挑眉,示意他配合一下自己。

伟大嘿嘿干笑了两声,非常配合道:“是啊,我们都嫉妒死你了,你小子不知夺走了多少派里的妹子芳心。要不是咱们是兄弟,我肯定早把你扔进万蛊河里喂蛊虫去了。”

李宁长得很女相,一张好看的鹅蛋脸上的两片浓眉,宛如天上的两轮弯月,唇红齿白肤若凝脂,无论是说话走路亦或是吃饭,都非常优雅大方。

如果他是个女孩子的话,估计会是大半个万毒派弟子的梦中情人。

可惜,偏偏李宁是个不真不扣的真男人。

此时,他抱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紧紧抱住了旁边林高瑜的大腿,“不行,不行。金刚你必须得跟我赌一把,我要让你输得连裤衩都不剩。”

林高瑜:“……”

李宁小弟请先看清楚我是谁再抱大腿好么?

我是掌门人,不是你的金刚你别抱着我成吗?

李宁这话一出,殿内的人哄堂大笑

林高瑜看着周遭笑得直不起腰的众人,尴尬得手足无措。

他能一脚踹飞这个臭小子吗?

林高瑜呼了口气,拍了拍金刚的肩膀道:“李宁你给我看清楚了,我是掌门,不是金刚。你要抱的金刚在那里,瞧见没。”

说完,他指了指金刚所在的位置。

李宁眯着眼认真的盯着金刚看了好一会,突然笑了,“哦!不好意思啊掌门人。对不起,我抱错人了。”

跟着,他便松开了手,整个人趴在地上。

金刚莫名感到脸上一热,尤其是当掌门人说到,‘你要抱的金刚在那里’的时候,他突然心跳加速。

有一种,奸情被当众戳穿的感觉。

他用力甩了甩头,暗笑自己想多了。

他跟李宁之间清清白白,再说,两个大男人能有什么奸情。

李宁醉醺醺的趴在地上,那模样像极了一个美女朝他爬了过去。

“哦!金刚。原来你在这儿啊,你呆着别动,我一定要跟你赌一把……”

殿内的人笑得更加大声。

金刚的心跳动得更加快速。

他瞄了一下大家的表情,又十分无奈看了看李宁,便故意装出一副酸溜溜的模样道:“你想得倒是美,我又不傻,我才不跟你赌哩。谁不知道你有太祖公保佑,逢赌必赢。

你这般着急的吵吵嚷嚷要我跟你下赌,是不是想看我出洋相?好你个李宁,枉我一直以来都把你当成事好兄弟。现在你却千方百计想着法来害我,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不行,我要跟你绝交,连朋友都没得做的那种。”

说完,他起身就走,想要离开万毒殿。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运气不佳,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好。

李宁哪里肯放他走?

他‘蹭’一下子跳了起来,跃到金刚面前,抱金刚的大腿,像个撒娇的孩子般生气地嘟着嘴。

“不准走,不准走,我不给你走。金刚你这个胆小鬼,还没开始跟我赌就认输,真没骨气……”

金刚:“……”

虽然自己也只是一个年约二十三岁的年轻人,可当李宁这疯小子抱住自己时,却让他产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让金刚觉得,在李宁抱住自己大腿的一瞬间,他好像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而自己好像突然间变成了李宁的混账丈夫。

真是造孽啊!

还好这种可怕想法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嘴上没敢说出来。

“金刚你不许走,听见没,不许走不许走……”

李宁酒意上头,说着说感到头昏脑涨,连坐都坐不稳了。

他的眼睛眯了几下,整个人直直的往地上睡去,睡在了金刚的脚下,两只手却从抓他的大腿变成抓他的脚踝了。

金刚无奈的翻个大白眼感到头痛不已,这小子醉倒了还要抱着他脚,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家见状开始七嘴八舌的戏谑起他们两人。

“金刚,你看李宁多喜欢你,人都醉的一塌糊涂了,还要紧紧抓住你不放。大家来说说,李宁是不是对金刚别有一番心思啊?”

“是啊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哈哈……”

“要我说,金刚你干脆委屈点从了李宁吧。”

“要是你两成了,喜欢李宁的那些姑娘就没有办法再去喜欢李宁了,我们这些兄弟的终身大事也就有希望了……”

……

听着这些越说越离谱的话,金刚脸色一沉,嘴角抽了抽,忙把李宁扶了起来,对背倚着柱子而坐的秦三木道:“李宁喝大了,谁过来搭把手跟我一起他送回去。”

李宁软塌塌的躺在了他的怀里,大家见到这种画面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更深了。

秦三木捕捉到了金刚用威胁的眼神盯着他,再也笑不出来,甚至后背发凉,只好走过去帮忙,边扶边道:“别管了,谁叫他酒量这么差,干脆让他在这里躺一个晚上得了。”

再不帮金刚解围,估计他在以后的每一天里,都会成为金刚的武功切磋对象。

比起李宁,秦三木更怕金刚。

万毒派武功第一,连掌门人和吴阴这两个老匹夫都打不过他,自己就更不用说了。

金刚要真想和他打,自己还不得像面粉团一样,任由他搓揉捏扁,被打得鼻青脸肿,今天被打断一条手臂,明天被打折一条腿。

三木变成残木。

伟大端了碟花生来吃,边吃边好心的‘提醒’他道:“三木你可得小心了。如果被李宁知道是你出的馊主意,让他睡在大殿过夜。估计你这辈子都要变成穷光蛋了,连根头发丝都不剩的那种,一辈子都活在和他打赌打输了的阴影之中。”

掌门收的第二个内门弟子祝福哈哈一笑道:“哈哈……英雄所见略同。输得连根头发丝。都不剩”

余下的人纷纷跟着调侃他。

“就是就是,身为李宁的好兄弟,我一定要告诉他,是你提出了要把他扔在大殿过夜的想法。”

“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怎么能这样对三木呢?三木可是我们的兄弟,要我说啊,我们就该把三木说的话全都告诉李宁,然后在李宁的面前帮三木请求原谅,再提出条件,那就让三木天天和李宁堵上一把。”

……

大殿内回荡着震耳欲聋的笑声。

林高瑜见玩笑也开的差不多了,尤其是看见金刚一个大男人涨红了脸不敢吭声,便板着脸,摆起了教主架子道:“夜已经深了,大家都散去回家睡觉吧。”

金刚一把抱起了李宁,对林高瑜颔了颔首,感激道:“谢谢教主,弟子先行告退。”

说罢便转身准备要走,顺带着踹了一脚身旁的秦三木。

秦三木痛得‘啊呦’了一声,问道:“干嘛?”

金刚斜了他一眼,“跟我一起把李宁送回去。”

“这不太好吧……我正有此意,一起走吧。”

秦三木本想开口拒绝,可一见到金刚那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的表情,只好点头答应了。

谁叫人家武功比自己高呢。

就这样,金刚抱着李宁,秦三木跟在他们两人身后,走出了万毒殿。

三人一走,余下的人也一窝蜂的散去,各回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