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原来她叫珠珠(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1280 字 2个月前

“请吧,英杰兄。”

杜新华走在最前端,直接把毒药端到了富英杰面前,笑嘻嘻的看着他,那语气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这小子究竟为何如此急着催他快点喝下毒药,难道这毒药中果真藏有什么猫腻?

杨水生、苏宁、称治同时露出了深深的同情之色,他们都偷偷地替富英杰捏了一把冷汗。

如果换成其他四个人中的其中一位来作他的对手,那他还有一半的机会能赢。

可富英杰抽中的对手偏偏是杜新华这个大魔头,能赢得比赛的概率仅剩下一成不到。

场面一阵压抑。

“你若是敢在比赛中使用不正当的手段来赢得比赛,我就敢把你丢进万蛊河里喂蛊虫。”

杜新华的笑容逐渐凝固,虽然他心里很讨厌善生,讨厌得恨不得能研制出一种毒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使人发疯,最后癫狂而死。

尤其是每当善生以这样的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来和他说话时,使杜新华心里更加不爽,想毒死他的念头就越发强烈了。

“王善生,你当自己是谁呢,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我说话就这样,有意见?不服气来干一架啊!”

“你以为我不敢啊?”

“把以为去掉,你绝对一定不敢跟我干架。”

“王善生,你个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

“杜新华,你个老娘翻墙出去偷汉子生下的野种……”

两人剑拔弩张,如点燃的炮火的战争,一触即发。

富英杰急忙挤进两人当中,喊其他人道:“还愣着做什么?把他们两拉开啊。”

几个少年这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把两人拉开。

另一边,林高瑜等人均已看到了这边的动静,一个个板着脸表情严肃的盯着擂台上的十个少年。

刚消停没多久,又吵了起来。

台下观众都在看着呢,一个个的动不动就要打架,成什么样。

一点规矩都不懂。

富英杰接受到了擂台远处的五位大佬那像是要吃人的目光,他拉住善生的衣角,用恳求的语气小声道:“善生,我知道你是看不惯别人欺负我,想帮我出口恶气揍死那些王八蛋。

可是现在是在比赛中,一旦我们动起手来,把事情闹大了耽搁了比赛,那今年的比赛估计就没法如期继续举行下去了。我想,你是最理解我的。你也清楚,为了赢得比赛,这一年来我付出了多大时间和和精力。

我不想为了一点小事而耽误了比赛。求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和杜新华吵架了行吗?”

善生听到这里,一言不发,默默地握紧了拳头走到郑歪面前,把毒药接过手喝了下去。

“杜兄肚量可撑船,何必为了几句玩笑话而闹得不开心呢?”

富英杰回以杜新华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憋着气,端起毒药一口气将其喝光。

为了实现心中的梦,他都已经辛苦的努力了这么久,就差最后这一步了。哪怕明知前方是十八层地狱,他也铁了心要去闯一闯。

富英杰喝完药后,拿着碗在杜新华眼前晃了晃,“杜大公子,毒药我已经喝下了,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吗?”

杜新华冷冷的笑了笑,“没有。”

“珠珠,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一个乡妇打扮模样的女子把手搭在了巨股大妹子的肩膀上,她满头大汗,呼吸的声音很粗,应该是刚刚从哪里跑过来的。

巨股大妹子转过身体一看,看清来人是她之后,脸上露出了极不情不愿的表情。

“娘,你怎么来了。”

原来她叫珠珠。

“我来找你当然是为了……”

农妇话还没说完,巨股大妹子却两只小眼睛立马恶狠狠睁得大大的,满脸戒备道:“娘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比赛才看了一半就想叫我回家,我不回。哼!我要是回去了,新华哥哥看不见我怎么办?他看不见我一定会很难过的……呜呜……”

妹子你肯定是想多了。

你离不离开解毒大赛,对杜新华来说无关痛痒。

他只关心自己是否能在比赛中脱颖而出,成为万众瞩目的制毒天才。

我看了看农妇的表情,只见她哭丧着脸,看起来比巨股大妹子还要难过上一百倍一千倍。

她收回了搭在巨股大妹子肩膀上的手,另一只手提着一只竹子编织的篮子,上面盖着一块白色麻布。

篮子里隐隐透出一股诱人的香味。

好香啊!

我心里想道。

能养出如巨股大妹子这般天真得离谱的人家,家里肯定有钱。

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家庭是养不出像巨股大妹子体型如此富态的孩子的。

但如果她家里有钱的话,为何穿着如此穷酸?

难道万毒派的人行事都如此低调?

巨股大妹子说哭就哭,抱住我的手臂,整个人挨到我身上,又把脑袋磕在我的肩膀上大声地哭了出起来。

这冲击力的重量……

就好像突然有一只三百斤的大肥猪发疯一头撞在我身上。

害得我站不稳差点摔倒。

妹子闹归闹,但是你好歹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啊。

我会被你撞飞的知不知道?

巨股大妹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抗议道:“不行,我坚决不同意跟你回家,今天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里,和新华哥哥共赴生死。”

农妇见拿她没辙,便打开了篮子上的白麻布,在她面前晃了晃。

“珠珠,你看娘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巨股大妹子闻到香味,立马就停止了哭泣。

她马上把篮子抢了过来,抱着篮子笑得见牙不见眼。

“娘,这是咱家养了一年的大公鸡吗?”

“是啊是啊!”农妇笑道:“娘知道你一直都在偷偷的打它的注意,这不,娘看今天的日子不错,宜杀生。便杀了它做烤鸡给你尝尝。”

“谢谢娘,娘对珠珠最好了。”

巨股大妹子一手抱着篮子,一手把农妇往后推。

“娘你先回去吧。”

农妇愣了一下,随后道:“不行,你得跟我回家。”

自家女儿是个什么脾气她最清楚不过。

强行把她带回家,她不但不愿意,甚至还有可能会躺到地上耍赖哭给你看。

到时候丢的可是自己一家人的脸面。

农妇叹了口气,无奈的叮嘱道:“比赛之后记得早点回家,我和你爹爹在家里等你。”

说完,转身便走了。

巨股大妹子冲着她的背影喊道:“娘,我向你保证,比赛结束后我马上回家。”

这时,擂台上。

郑歪等人也把毒药端到了各自的对手面前。

“请。”

“谢谢。”

“请。”

“谢谢。”

……

少年们表面上看似客客气气,一派祥和,实则暗流涌动,你看不惯我我也瞧不起你。

巨股大妹子抖着脸上的肥肉,厚嘴唇微微上翘,好笑道:“万毒派今年最有趣的问题——如何能光明正大的毒死一个人,并且能使他心甘情愿的对你说声谢谢。”

她把手放在我肩膀上,帮我按摩肩膀。

舒服,我眯着眼享受。

“这只烤鸡留给你吃吧,我不饿。”

“谢谢。”我毫不客气接过篮子,扯了只鸡腿下来啃。

人都快饿死了,还要什么形象。

“我也不知道,你能告诉我答案是什么吗?”

我笑而不语,当然是像你现在这样被我耍的团团转,却还像对待恩人一样的对我感激涕零甚至傻乎乎的肯相信我说吃鼻涕虫可以减肥的胡话。

这就是心甘情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