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这才是真爱啊(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1087 字 2个月前

吴阴身体僵硬,狠狠地深吸了一口气,端起桌面上的那一碗毒药,扬起头‘咕咚’一下,喝去了半碗。

秦三木,掌门林高瑜,伟大还有金刚见状,皆吓得目瞪口呆,面上相继失色。

秦三木鼓起了掌,满脸佩服道:“老吴你太牛了!”

伟大朝痰盂里吐了口口水,默默地竖起大拇指道:“止是牛,简直是牛翻天了。”

林高瑜嘴角微微抽搐,勉强笑道:“吴长老,你真是厉害!”

光是闻着气味都把大家给恶心到不行,没想到吴阴还敢把它喝进肚子里去。

这胆量,这气魄,估计今日在场的人当中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你们看看我,老子喝了半碗毒药不也好好的坐在这里屁事都没有吗?再看看你们,一个个吐都成一副鬼样。连这点臭味都忍受不了,还好意思坐在这里当监考官,也不嫌丢人。”

“呃——”

说着,他还打了一个嗝。挺直了腰杆坐在那里,宛如一座屹立不动的大山,趾高气昂的藐视众人。

那神情仿佛在说,老子喝下了你们都不敢喝的毒药,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样,足以证明他比他们四个更加厉害。

“师伯,谢谢你。”

杜新华红着眼睛,无比感激的看着吴阴,内心激动得差点就要跑上前去抱他的大腿。

师伯真是太给力了,臭得连掌门人都嫌弃的毒药,他竟然说喝就喝。

喝完还能憋住不吐。

这才是真爱啊。

吴阴紧紧握着拳头,没说话,只是艰难的笑了笑。

如果重新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杜新华。

自从喝下了那碗难喝的要死的毒药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胃非常难受很不舒服。

此外口腔里尽是那些难以形容的臭味,臭得他好几次都想要逃离现场,飞回家去漱口。

吴阴心想,这到底是什么毒药啊?除了让人恶心得一个劲的吐之外,貌似一点寻常中毒的迹象都没有。

秦三木软软塌塌的趴在桌子上,半只手撑着额头道:“新华,看看你的吴师伯是多么疼爱你。为了你,连死臭鱼都敢吃——哦不,说错了,是连毒药都敢喝。可见他对你是相当的看重和信任。”

历届解毒大赛都规定只能让教主一人来先试毒药,是因为之前举办第二届比赛时,有一个制造毒药的弟子和他的对手有矛盾,双方水火不容,这名弟子便想通过解毒大赛来悄无声息的毒死对方。

于是,他便在比赛时加入了大量的比赛规定以外的药物,加大了毒药的毒性,同时也缩短毒药发发作的时间。

最后的结果也正如他所愿,制造解药那名参赛者因没能及时研制出解药来而毒发生亡。

比赛比出了人命,这可是件大事。

就在那件事情发生的当天晚上,当时的万毒派教主召集所有弟子开了一个大会。

一讨论就讨论到了深夜,月黑星疏。

经过了大家一致的决定,也征得死者家里人的同意,当时的万毒派教主叫来了两个派里的仵作,对那名死者的尸体进行解剖。

此外,还叫了派里研制毒药最厉害的弟子去仔细查看毒药里的成分。

最后得出结论,参赛的那名死者的身体上没有外伤及其他疾病,完全是因为中毒而死。

而死者所喝的那一碗毒药里,加入了严重超量的禁忌毒药材。

那件事过去后不久,当时的万毒派教主便意外收获一件宝物——一颗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年,早已被风干的鲛人鱼肝。

据传闻说,鲛人鱼人首鱼尾,发色深蓝,眼睛深碧,貌美善歌,织水为绡,坠泪成珠,寿命更是人类的十倍左右,而它的肝更是能解天下万毒。

世人都想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自然,这既稀小又珍贵的鲛人鱼肝,便成了许多武林中人争抢掠夺的物品。

而那颗被风干的鲛人鱼肝,是在一名的意外闯进万毒派森林里的商人身上找到了。

那名商人的钱财全都被一伙拦路的强盗全都给抢走了。

要不是他跑的快,只怕早就被那些强盗一刀砍死,成了孤魂野鬼。

万毒派的某一户人家,把商人带回家,盛情款待,还把他留下来住了几天,又把他安全的送回了他的家。

商人见他们待自己如此之好,想投桃报李,便把这颗鲛人鱼肝送给了他们家。

再后来,这户人家的儿子想讨好教主,让他同意放他进炼药房里工作,便把鲛人鱼肝当做是礼物送给了万毒派教主。

再后来,鲛人鱼肝便一代一代的传给每一代上任的教主,随身携带。

鲛人鱼肝是否是真的能解天下万毒,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一个人敢完全相信。

不过,说来也奇怪,每一代的万毒派教主不管中了多么严重凶恶的毒,都能平安无事,就跟从没中过毒似得。

所以,后来的每一届解毒大赛么规定中都多加了一条规定——制造出来的毒药得先给教主喝,然后才能端给制造解药的人喝,避免出现再次毒死人的事件。

也就是说,即使杜新华包藏祸心想毒死富英杰,他都必须要先过了林高瑜的那一关才行。

但是一旦他这样做的话,第一个中毒的人铁定是林高瑜,那样的话大家也都会知道,他杜新华在比赛的过程中妄想采用不正当的手段去谋害人命。

吴阴黑着一张脸,沉默不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要不是为了维护杜新华的自尊心,他当场就想把刚才喝下的毒药给吐出来。

这可恨的坑爹便宜大侄子。

此刻,林高瑜神色也恢复如常,他揉了揉有点发晕的脑袋,微笑着道:“新华在制造毒药方面非常的有天赋,估计这场比赛他是赢定了。吴长老,恭喜你啊!有这样一个天资聪颖的好侄子。”

虽然这侄子脑回路清奇,总爱搞一些令人吃惊的发明。

杜新华眼里尽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他不自觉地朝身后看去,拱了拱手,故意大声道:“多谢掌门谬赞,晚辈定当竭尽全力,为万毒派做出一番大事业。”

另一边,和富英杰在一起的几个人都竖起耳朵,凝神静气的认真偷听。

富英杰恨恨的盯着地面,比赛尚未结束,他们怎么能断定他就一定会输呢?

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瞧不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