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谁告诉你我要娶她(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177 字 3个月前

河大娘顿时反应过来,那孩子定是被这些毒虫毒蛇给吓到了。

她十分担心地仰着头对树上的人地说道:“姑娘,你别害怕,这些小家伙十分通人性,要是没有受到我们的指使,它们是绝不会随便去攻击别人的。”

我抱着树身瑟瑟发抖,听到声音往下看,这才看清楚刚才那四人的样貌。

树底下,左边的前面站着一个比许多男子还要高、壮的妇女,后面的是一个全身裹着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少女,右边的前面站着一个后背立着两条山万蛇的中年男子,而他后面一个是俊朗中带着几分痞气少年。

我对着河大娘颤巍巍地解释道:“大娘,下面遍地都是毒蛇蝎子,我不下去我害怕。”

河大娘皱了皱眉头,正想开口。

一旁的富英杰清了清嗓子,看向树上的少女,抢先说道:“姑娘,你不必害怕。这些小家伙从不随便咬人,即使不慎是被咬了,你也别怕。我身上带有各式各样的解毒药,包你药到毒除阎王带不走。”

我嘴角微微抽搐,兄弟你够了啊。

既然你随身藏着这么多宝贝解读药,那还是留给你自己慢慢享用吧,老娘可无福消受。

鬼妹扯了扯头巾,嫌弃地瞪了眼富英杰后,用那双如黑珍珠一般的眼睛看向我,“有什么事你先下来再说,爬树上那么高多危险。”

我盯着那些不断从树底下钻出来的毒蝎子毒蛇,只觉得头皮发麻,抱着树身的手抱得更加紧。

更可怕的是,我竟然看见了中年男人肩膀上的两条毒蛇仰着头对着我吐信子……

“我不下去,打死我也不下去。这么多毒虫毒蛇,万一爬到我身上来咬我该怎么办?我不下去,死也不下去。”

这特么什么鬼地方?就连在阴荒山那么山的地方也都未曾见到过这么多毒物。

我抱着树身又往上爬了爬,已然顾不上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狼狈。

河大娘转头对身侧的中年吩咐道,:“蛇精,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赶紧带着你的蛇离开这里,要么你麻溜的把它们驱走。没看见那小姑娘吓得飞树上去都不敢下来了吗?”

叫蛇精的男子挑了挑眉,显然是没听懂河大娘话里的意思。

河大娘无奈的叹了口气,蛇精为人很正直,就是做任何事情反应都慢了半拍,包括思想上也是。

“她了是林少主亲自带回来的人,吓坏了你赔得起吗?”

蛇精这才听明白了河大娘话里的意思,连忙点了点头:“是,我这就让它们走。”

说完,他从身上掏出一个竹笛,放在嘴边一吹,两条毒蛇和地面上的毒蝎子毒虫毒蚂蚁像是收到了某种指令,又纷纷钻回落叶底下。

直到亲眼看着它们全部走完,我才松了一口气,从树上跳了下来。

“这位大娘,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河大娘拉着我转了圈,用准婆婆挑衣服挑媳妇的眼光反复地打量着我,最后一脸满意地喃喃道:“不错不错,长得是顶好看的。难怪能入得了林少主的眼里。”

皮肤嫩得像剥了壳的鸡蛋,胸大腰细,髋骨又大,是个好生养的姑娘。

“啥?”

我听得一头雾水,显然是听不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

河大娘收回心思,尴尬地轻咳两声,拉着我的手道:“我刚刚的意思是,姑娘你长得很漂亮,不知道将来哪位男子能有这等福气可以娶到你。”

蛇精快言快语地应了一句,“那还用说吗?那肯定是嫁给林少主了,要不然林少主干嘛费这么大功夫把她背回来。”

少年的话我还听得清楚,但是突然间出现一条大蜈蚣吸引去了我的全部注意力。

原先河大娘那条蓝色的大蜈蚣又重新爬出地面,沿着河大娘的裙摆往上爬,一直爬,直到爬上了她的头顶。

它动作极快,快到河大娘想阻止都来不及。

“啊……”

我再次尖叫出声,身体本能地往后面缩去。不料,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世界上会存在这么大的蜈蚣?有也就算了,还要跑出来吓人……

出于身体的遇到危险本能反应,我很自然地抱住了眼前的少年,就像溺水的人拼了命的想抓住一切能救命的东西。

我抬头一看,这是一个表情冷漠到极点,连一点表情也看不出的少年。

穿着黑衣服,眼睛不小也不小,高鼻梁,长相很有灵气唯一不足的是太过高冷。

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迸发出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危险感,使我在与他对视的同时,莫名的产生了一种错觉。

那感觉就像是我挖了他祖宗的坟墓或者放大火烧了他家的房子

“蓝妹,别闹。吓到客人了。”

河大娘尴尬地笑了笑,用手抓住蓝蜈蚣并把它重新扔出了好几米远。

这是她养在屋里头的一条雌性蜈蚣,特别黏人,是她开心和难过时的感情寄托对象。

平素无论河大娘去到哪里,它都会像影子一样紧紧地跟在她身后,跟着她去见人或者做事情。

一来二去,众人皆知这条黏人的蓝蜈蚣是河大娘养的宠物。有时候无聊,他们时不时还会拿抓一些雄性的蜈蚣丢在它的旁边逗它玩。一开始蓝蜈蚣还会生气地东躲西藏,藏进地面上的落叶底下,床底下,桌子上,或者被子里。亦或者是,作出凶巴巴的样子把那这个蜈蚣一一赶走。

可时间一长,它就对此免疫了。伸长身子懒洋洋的躺在那,静静地看着一堆雄性的蜈蚣为了博得美虫欢心而斗个你死我活。

富英杰贱兮兮凑近了林小图的身旁,没脸没皮地笑道:“小兔子,你可算是来了。”

“不过你一来就搞这么一出,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太不厚道了。”

林小图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用内力震开了我:“离我远点!”

我没料到他竟会做出这种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举动,粗暴的用内力震飞我,才会全然没有一点防备的整个人朝外飞了出去。

所幸,河大娘眼疾手快横空跳起来,把我给抱了下来。

河大娘抱着我平安落地以后,瞪着林小图道:“林小图,你想要做什么?”

富英杰和蛇精暗暗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抓了抓头,暗暗叹了口气,不敢出声。

林小图是万毒派教主林高瑜第二个夫人生下的孩子,为人生性倔强叛逆。从小就喜欢跟别人对着干,既然别人是好心的告诉他,锅里刚烧开的水很烫,不能摸否则会烫伤。

他照干不误,哪怕最后被烫的满手是伤,也绝不留一滴眼泪绝不会吭一声说痛。

河大娘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这孩子从小就不爱多话,自从生母死了之后性子就更加孤僻。

林高瑜的大夫人和其生下的大儿子平日里没少给他使绊子,各种阴谋诡计陷害他。

比如,他们会在一年一度的祖宗祭祀大会中,把祭品涂上‘招虫粉’,引得大批的蝗虫飞过来啃食祭品。

又比如有一次,他们娘俩不小心碰到烛台烧到了炼毒房里各种制成毒药成分的干草药,火势失控最后把整座炼药房烧了大半。

林高瑜作为一派之主,定要找出这场导致大火的凶手。

当时他的大夫人和大儿子一口咬定,是林小图蓄意而为。

当林高瑜怒气汹汹质问他为什么要放火烧炼药房时,林小图不答反他问道:“爹爹,你觉得我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吗?”

当时林高瑜气在头上,随即他回了一句:“不是像是你做的,我敢肯定这件事百分之百就是你干的。因为只有你这种狼心狗肺的逆子才敢干出这种祸害帮派的事情……”

当时林小图笑了,笑得无比心酸无奈。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要敬重敬爱相信自己的父亲,只是林高瑜从未选择过相信他。

哪怕一次也好。

林小图心想,反正无论这件事情是不是谁做的,父亲林高瑜最后都会认为就是他干的。既然父亲从来不肯信他,那他又何必浪费那个时间和口水再去多说些什么呢?

于是,从那次以后,每逢遇到这种事情,林小图都会冷着脸认一言不发地默认了一切,乖乖的做一个超级背锅侠。

一开始林高瑜内疚,还会反复地问他,问是不是他做的或者不小心做的。奈何林小图犯倔,他觉得是自己父亲不信任自己,才会这般质问,所以干脆直接承认是自己做的。

次数多了,渐渐地林高瑜就对这个幼子失望透顶,后来连问都懒得问。

河大娘喋喋不休,指着我道:“要不是我反应快,现在人家都要被你摔成肉饼了。”

河大娘声望极高,是万毒派里武功前八名的人几个人中,唯一一个女人。

她终身未嫁,尽心尽力帮助万毒派教主操持派里大大小小的事务,在研究毒药的方面也贡献了许多法子和人力,甚至多次冒着生命危险以身试毒药,为万毒派研究毒药打下了了坚实的基础。可谓是是苦功高,平日连万毒派教主见了她都得恭恭敬敬。

何况,林小图一身的武功有大半是由她传授的。

所以,即便平日里林小图再任性再妄为,在她河大娘面前也得恭恭敬敬礼让三分。

林小图直直看向我,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出了声,语气讥诮道:“她能摔成肉饼?呵呵……”

“要不我们来打个赌,让这个女人和你打上一架,看看最后谁能赢。河大娘,不是我说大话,你要是和她过招,我赌你未必会赢,即使赢了,也得得花上不少的功夫和精力。”

林小图说到后面,脸上的戏谑之色更重。

这疯女人要是能这么轻易就被摔伤,他就不会白白地被折断了手臂。

不,这疯女人并不疯。要是她是疯婆子的话,又怎能混进华山派的弟子中进入武当山。

可令林小图想不通的是,这个疯女人见了他居然好像从未见过他一样。

刚才她撞进他怀里的时候,她抬头看着他的时候,那神情也好像是在打量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一般。

其实仔细一看,她长相要比万毒派里的女子妖艳美丽得多,身上也携带着一种淡淡的幽香,那是他从未在万毒派女子身上闻到过的香味。

还有她的腰,很软。

想到这,林小图不禁脸上一红,他脑子里竟然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眼前的疯女人跟他可是有不共戴天的断臂之仇啊!她不光祸害了他,还间接地去害了他第一次交到的知己好友霍子豪。

这笔账,林小图清清楚楚记在心里刻在脑里。

他再不受父亲林高瑜的器重,也是一个威风凛凛万人敬重的万毒派二少主。

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大丈夫,竟然被一个姑娘给折断手臂,这事要是传出去,依照他那十分要强的性子,只怕会恨不得一头撞柱子上死了算了。

河大娘紧紧皱着眉头,看着我沉默不语。

这混小子从小就不擅长说话,不懂得如何去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姑娘,用肮脏的手段下迷药,把人家迷晕了带回这里。

带回来也就算了,还怂恿她和那姑娘干一架。这奇葩的逻辑思维,不吓跑人家才怪。

她决定帮他一把。

河大娘整理袖子,提高声音道:“你个混小子,皮痒了是不是?”

站在旁边的蛇精瞧见了,如同大难临头一般飞快的跑人,边跑边道:“河大娘,我听到了啊娘在叫我,我要回去看看……”

富英杰额头冒出了冷汗,他一拍脑门笑着道,“哦呦,瞧我这记性。刚才炼药房里的覃管事叫我和鬼妹一起去帮忙,收拾那些新到的毒草。你们先聊,我和鬼妹要过去帮忙了,拜拜……”

鬼妹:“我……”

‘我’字还没说完,便被富英杰捂住嘴巴,像逃命似得拉着鬼妹跑向炼药房的那条路,连头都不敢回……

河大娘做了个活动筋骨的动作,看着林小图道:“你看上了人家就把她一个小姑娘迷晕了带回家,带回来还丢在这里不理不睬。这会儿还要怂恿我和她打架。我呸,没良心的臭男人!小姑娘别怕,这混小子虽然脾气臭了点,可心地还是挺善良的。如果他想始乱终弃,敢不负责任不娶你,我就敢动手打断他的双腿,叫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再站起来。”

负责?娶我?啥玩意?

我听的一头雾水,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道:“啊??”

这头,林小图听到这话却是脸色一青,继而一阵发烫发红:“谁告诉你我是看上她才带她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