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除非你答应做我徒弟(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375 字 3个月前

李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向龟竹丐的目光逐渐变得无比坚定且冷清。

“前辈,你提的这两条要求太过不近人情。请恕晚辈无法做到。”

开什么玩笑,他怎么说也是江湖中闻风丧胆‘鬼王’的徒弟!

且先不说他愿不愿意去替别人端茶倒水,一旦他真的这么做了,这种举动无异于打了鬼王的一个打耳光子,令他颜面尽失脸上无光。

哪料,龟竹丐接下来说了句让他感到非常意外的事情。

“看在你骨骼清奇,吃下血灯笼打通任督二脉打通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收你为我的徒弟吧。”

啊咧?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老头子见硬的不行,就想通过画大饼来诱惑李念,好让他心里产生要贪念他的武功念想,心甘情愿的答应了做他仆人的要求。

毕竟,如果真的能学到龟竹丐一身的绝世武功,几乎是整个武术界里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梦想。

生为七尺男儿,身怀着满腔的热血与抱负,谁不想一决高下争个天下第一,仗着一身好功夫打遍天下无敌手。

可是,龟竹丐却始终料不到,再强大的英雄终究难逃美人关。

李念是个从小极度缺爱长大的男孩,不堪回首的童年的经历,让他比任何人都更注重感情,也比任何人都懂得要保护好自己所爱的人。

他不会为了一己私欲出卖身边人,也不会因为诱惑而放弃自己的底线。

李念抿了抿嘴唇,脸上笑得很僵硬,他连想也没想便直接拒绝道说道:“多谢前辈抬爱!只是晚辈生来福薄,恐怕无福消受……”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嘴巴便被怀里的人给捂上了。

我压低声音吐出了一个字:“嘘!”

这家伙是不是傻,这么诱人的条件都能拒绝。

龟竹丐,过了三百几十年的老妖怪。

凭借着一身怀绝世武功,横行天下自由自在。

哪怕从他身上学个一式半招,也足够在江湖中掀起一番腥风血雨来。

估计是沈北星一死,龟竹丐怕自己一身的武功无人传承,便想另寻佳徒。

这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绝对不能因为我的原因,而让李念白白错失一个将来能称霸江湖成为一代传说机会啊!

我一下睁开啦眼睛,推开李念的手,像百米冲刺一样冲到了龟竹丐身旁。

“前辈,把茶壶给我拿着吧!您老人家拿着多累啊,看着我都心疼。”

李念皱着眉头看我,表情难以形容。

心疼?

她心疼龟竹丐拿茶壶会累到手????

她是认真的吗?

我动作十分利落的接过他手里的茶壶,为他的空茶杯斟上茶水,笑得见牙不见眼道:“前辈,李念现在是我的小情人,将来肯定也要把我娶回家。既然你收了他做您的徒弟,按照规律来,我是不是也该跟着他叫你一声师傅?”

李念:“……”

龟竹丐:“……”

都说女人的脸好比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形容得还真是贴切。

龟竹丐一脸嫌弃的瞥了眼我,垂头又品了口茶道:“嗯,当然可以,如果他不介意的话。”

我转头看向李念,见他仍呆呆的站在那里,便把冲他挤了挤眼,道:“李念!你师傅让我问你,我可以跟你一起叫他一声师傅。你快过来啊,来拜见咱们的师傅呀。”

沉浸在幸福幻想中不可自拔的我,笑到合不拢嘴。

李念这么黏我,喜欢我,又这么的乖巧听话。

相信到时候如果他当了龟竹丐的徒弟,学到了老头的绝世武功。

我再让他也教几招给我用来防身,他一定会同意的。

这头,李念听到我叫他,他才回过神来走到我身旁来。

“抱歉,虎子,你不能管他叫师傅。”

龟竹丐听到这话,噗的一下把嘴里的茶水全部都喷了出来。

我满脸不可思议的瞪着李念,手里的茶壶从手中跌落:“什么?”

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得知自己即将要学得神功称霸天下,便立即将我弃之如敝屣。

呵,男人,果然每一个是好东西。

幸好,龟竹丐眼疾手快地接住了茶壶。

我的笑容尽褪,脸拉长得跟苦瓜似得,喃喃道:“李念,你……”

可话到嘴边,又问不出口。

从一开始,就是他心甘情愿的陪伴着我来武当山,最后又落脚道碧螺村。

我知道他喜欢我,却总是装傻充愣,把他往外推。

导致两人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分界清楚的楚河两边。

如果他真的要撇下我,和我分道扬镳,我又能用什么身份去指责他呢?

龟竹丐把茶壶一扔,茶壶自动的飞回了屋子里的桌子上,“哈哈……你果真是我见过的脸皮最厚的女子,没有之一。你一直认为人家钟情于你,这辈子非你不娶。谁知人家在人家眼里你就像一个屁,啥都不是,……”

听了他这话,我感觉快要心心肌梗死,一口气憋在胸前,连呼吸都觉得费劲,气得差点晕过去。

这糟老头子嘴巴太特么欠抽了!他的笑声刺耳得像夏天最毒的太阳,差点把我给烤焦了。

真想剁两碗超级辣的辣椒喂给他吃,最好能顺便把他给‘毒’哑的那一种。

这感觉犹如万箭穿心啊……

我脸色黑得可以滴出墨汁,瞪着他道:“老头你笑什么笑?快给我闭嘴吧你。”

见他笑得一副小人得志样子,我干脆连尊称都不用了。

看见别人痛苦不快,他就这么开心吗?就这么见不得别人好?

老妖怪。

李念见我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知道我误会了他,便上前握住了我的手解释道:“虎子,我之所以不让你跟着我叫他师傅,是因为我早就已经有了师傅了。”

原来,他是因为早已有了师傅,不肯再认龟竹丐做师傅,才不让我跟他叫龟竹丐作师傅。

看来是我想象力太过丰富,想太多自己吓自己啊……

我耷拉着头,松了口气,不好意思道:“我还以为,你拜了个绝世高手作师傅之后,便要抛弃我了呢。”

李念嘴角上扬,眼底是藏不住的宠溺。他用食指刮了刮我的鼻子,顺手把我拥入怀里。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我就算是把我自己给抛弃掉,也绝对不会抛弃你。”

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却唯独不能失去她。

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他已经习惯了有她陪伴在身边。

李念心想:即使某一天她不声不响地离开了他,哪怕掘地三尺,哪怕走遍千山万水,也要把她给找回来。

我任由自己被他拥抱,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咚踏,咚踏……

两只手无处安放的僵在那,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李念……”

完颜雪,你什么情况?你不是一向自诩脸皮很厚吗?怎么现在被美男抱一下就怂成这样?

“虎子……”

李念低头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柔声道:“我答应你,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带你回去见我师傅,好不好?”

我几乎是秒答,“好……”

远处,不知道何时挪到了五米之外的龟竹丐望翻着白眼,一脸生无可恋地开口道:“喂!世风日下,你们这些年轻人能不能顾虑一下旁人的感受啊?说抱就抱,不知羞耻。”

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骂我,特别是当别人骂我无耻的时候,我一定会把‘无耻’发挥得淋漓尽致。

“喂,臭老头子,你看过来。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不知羞耻。”

龟竹丐颇有兴趣的看了过来……

我双手勾上了李念的脖子,踮起脚尖,对着他的唇,亲-了上去。

“啵……”

李念被我这波突如其来的骚操作给惊呆了,眼睛睁得大大的,愣了好久都没回过神。

我一脸挑衅地看向龟竹丐,扬起下巴得意道:“怎么样?好看吗?”

龟竹丐闻言,动作优雅的举起茶杯又抿了口茶,冷笑道:“小儿科。既然你要跟我比无耻,那我就让你真正的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耻。”

话一说完,他整个人突然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张凳子孤独地立在地上。

“不好……”

“小心……”

消失的龟竹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我和李念的身旁,还一齐点住了两人的穴位。

该死,知道他武功很高,可没想到居然会高到了这种地步。

然后,从他的破麻包袋里拿出了一只能装棉被的大麻包袋,再把我的手脚捆住,装进袋子里去。

天呐,这臭老头不会要把我装去卖了吧。

不要啊,老娘还是个懵懂无知的青春美少女啊……

我抖着嗓子问道:“你,你,你,你,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师傅很厉害的,如果被她知道你敢这样对我,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李念也大惊失色,脸色惨白得和死尸没两样。

这个人武功竟然高到咯出神入化的地步,来无影去无踪,移动位置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普天之下,估计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

“前辈,你有什么怨气尽管冲着我来。作为一个男人,去欺负一介弱女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解开我的穴位,咱们俩单打独斗。”

只是,龟竹丐仍旧继续着他的动作,先用绳子绑住我的双手,打了个死结。最后,又绑住我的双脚,将我整个人装进袋子里,只露出一张脸。

我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哭丧着脸道:“死变态,老流氓,老不死,臭老头,神经病,你绑住我做什么?我人长得又丑,脾气又差,就算你把我卖都青楼也不会有人要的……”

旁边,李念正在暗暗运行内力,想冲破穴位。尝试了多次之后,却悲催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使出内力。

“前辈,算是我求你了。你大人有大量,放过她成吗?”

龟竹丐听到这话终于停下手来,他勾了勾手指,凳子又飞了过来摆在李念面前。

他当着李念的面坐了下来,面不改色道:“想要我放过她我行,你的答应做我一个条件。”

李念咬了咬牙,妥协道:”“什么条件?你说。”

龟竹丐道:“做我徒弟。”

李念听到这话冷笑一声,不解地问道:“呵,这倒是够新奇了。按理说,像您这般武功绝世的人,想收徒弟,那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吗?你干嘛,非得要执于我,非要我做你徒弟呢?”

没错,像龟竹丐这种高手想要收徒弟的话,只要他挥挥手,估计大半个江湖中的人都会挤破了脑袋想要当他的徒弟。

可为何,他偏偏执着于李念。

龟竹丐打了个哈欠,懒羊羊道:“因为你是个情种,跟我以前那傻徒弟一样,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我没好气的翻了又个大白眼。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龟竹丐瞥了我一眼,捕捉到我脸上的情绪之后,继续补充道:“重感情的人,都很孝顺。”

孝顺?

李念嗤笑一声,道:“您可能要失望了,其实我一点都不孝顺。”

他自从离开那个家后,就再也没有想过要回去。

离家的这些年,天天和师傅相依为命,他都快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家,父母还健在。

龟竹丐并没有理会李念,仍自说自道:“况且你为人诚实靠谱,说话办事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对不会撒谎骗人。”

他两眼透着精光,这个男孩将来是个可造之材。

龟竹丐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几分当年沈北晨的影子。

重情,重义,诚实又善良,富有血性和侠义心肠。如果朋友有难,他可以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绝不退缩;碰到喜欢的人也敢鼓起勇气死缠烂打,哪怕明知结果不能如自己所愿,也要轰轰烈烈地去试一试,就算最后不能得偿所愿。

如若真的能降服他收为弟子,细心教导,勤学苦练个三五年,定能成为一代枭雄。

龟竹丐抓着袋口将我拎了起来,“如果你不答应做我徒弟,我就把这个满嘴谎话的女骗子丢进河里喂鱼。”

你才满嘴谎的大骗子,你全家都是骗子,老怪物。

“呸,”我冲他吐了口口水,“臭老头。用一个女人来威胁别人达成目的,你还真是够卑鄙无耻的。”

李念慌忙对着我使了个眼色,让我不要激怒龟竹丐。

说完,龟竹丐用一副自己家大白菜被猪拱了的表情十分嫌弃的看了看我,惋惜:“可惜,你虽然长相好看,眼神却不太好使。喜欢上这种款式的……唉!”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龟竹丐早就被我的眼神给杀了几百遍了。

他居然骂说我配不上李念,这个臭老头,不仅人品差,嘴巴还特欠抽。

“你说,我要是把她丢进河里,河里的鱼会不会吃人呢?还真是令人好奇啊?”

他说完之后,我马上脑补了自己被丢进河底,被一群鱼围攻,最后被它们一口一口吃掉的情景,顿时后背发凉寒毛直竖。

我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别,别…前辈。我…我错了,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

李念也是心急如焚,害怕龟竹丐一气之下真的会把我丢进河里喂鱼。便急忙道:“前辈,哦不对,师傅。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希望你放了虎子好吗?她会吓坏的。”

闻言,龟竹丐露出了狐狸般狡黠的微笑,用内力吸起一颗石头,打在李念身上,为他解开穴位。

他轻轻摇头叹了口气道:“早这么听话多好啊!乖徒弟。”

说完他一放手,我整个人裹着袋子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啊……”

被摔的四脚朝天的我,发出了刺破耳膜的尖叫声。

李念赶紧飞过来抱起我,扯开袋子,仔细的检查我身上有没有受伤。

“虎子,有伤到哪儿吗?”

“没事。”

我总不能说摔得屁股好疼吧?

我恶狠狠的瞪着龟竹丐,臭老头,老娘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