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完成了下山的第一个任务(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183 字 3个月前

白、周、霍三位长老,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场。只剩梁文博一人带着一干武当派弟子,有条不紊地安排余下的宾客逐渐离场。

不知何时,房梁上的龟竹丐老头已不见了踪影。

白茉莉呢?

我用手撑大眼皮四处张望,却并未见到她的身影。

“不好,”我心中暗叫糟,她离开玉虚宫了。”

李念闻言满脸疑惑,问:“怎么了?”

他心里隐隐感到一丝不安,难道除了长白山那小白脸之外,在这里她还遇到了其他认识的男子……

一想到这个,李念的妒火又烧了起来。

急着找人的人,哪里有时间去猜他的小心思?

顾不上解释,我急忙拉着李念的手朝长廊飞去,“走,跟我去找白姑娘。”

白姑娘?白莲花?

李念像是突然间想起了某些事情,脸色十分复杂,他拖着我的手不给我走:“虎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为人仗义,见白姑娘遭坏人害死心里为她打抱不平。”

我愣了一下:“啥?”

为什么感觉他说这话奇奇怪怪的,好像哪里不对劲似的……

李念一边观察着我的表情,一边苦口婆心地循循善诱道:“虎子,那白姑娘大仇已得报,霍子豪也被关押在武当山的地牢里。我想,白姑娘地下有知,应该死的也安心了。”

我蹙眉盯着他,脸上的疑惑更重。

“……”

“据说,死人的尸体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臭味,只有乌鸦才能闻得到。也正是由于乌鸦有这种特殊的能力,才能在人刚死不久的时间内赶来,吃食人肉。”

我总算是听出来,李念这是话里有话。合着他浪费口水说了这么一大串,估计是怕我对白莲花的尸体图谋不轨吧!

早在很久之前,不知道是那个龟孙子在江湖上四处散播谣言,说我红衣罗刹为了让功力大增,四处捕抓妙龄少女,挖其心脏用来食用。

李念这小子,八成也是听过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才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吧!

深吸了一口气,我努力挤出一个异常僵硬的假笑:“所以呢?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所以你怀疑我要去挖白莲花的心来吃?

他见我没反驳,以为我在心里赞同了他的话。

李念偏了偏头,继续心虚地打马虎眼道:“所以我觉得,你不用去找她了,毕竟逝者已矣!”

“况且,白姑娘死了好几个时辰了,血液都不新鲜,说不定都长蛆了。”

我握紧了拳头,暗中开导自己:没事,我又不是真的爱吃人心,嘴长在别人身上,随便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我还听说,自尽的人怨气很重,尤其是穿着红衣服死去的女子,皆有可能会化为厉鬼。”

李念抓着我的手躲在我身后,然后一脸害怕的瞄了瞄朝偌大的殿堂。

我额头青筋暴跳,鬼你大爷!一个不怕鬼的人躲在一个怕鬼的人后面,你特么好意思吗?

你那么会演怎么不去唱戏曲呢?你那点心思老娘一清二楚,跟我玩这套,呵呵,尽管来。

我转过身,扮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轻轻拍了拍李念的后背,温柔地笑着道:“念念,有我在,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别怕。”

李念像只受惊的小鸟,紧紧抱住我的手臂,乖巧道:“嗯嗯。”

“我问你,你说的白姑娘是指白莲花吗?”

“是啊!”

这回换李念感到莫名其妙,“难道你要找的人不是她?”

我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哦,你还知道我找的是人,而不是尸体啊。”

被我当场拆穿,李念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呵呵……原来你要找的人是白大小姐,咳咳,都是误会,误会。”

误会你个头,我要是哪天想不开性情大变,第一个把你抓来吃掉。

“呵你个头呵,看着挺精明的一个人,脑子却是空的,大笨蛋。我找白莲花做什么,找她聊聊人死后该如何去阎王爷哪里报到吗??”

本来心情还挺不错的,被他这么一下吓,我瞬间感觉后背发凉,殿堂里好像有无数只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我。

李念一脸尴尬,:“……”

如果他告诉她,他之前从庞大力的口中听说,江湖人传红衣罗刹除了喜爱美男之外,还专门吃食人心的事,她会不会打死他?

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道:“也是,跟李广妃那种智商二百五的人待久了,脑子变笨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愚蠢是可以传染的。”

说完我松开了李念的手,独身往前飞去。

“为了不拉低我的智商,咱们俩还是分开走吧。我先去了,你在后面跟着我。”

李念像只被主人丢弃小狗,一脸委屈:“虎子……你等等我……”

他知道自己把我惹毛了,急得直跺脚。

果然,谣言都是骗人的假话。

李念狠狠地扇了自己两巴掌,“叫你乱信谣言,叫你怀疑她吃人心,叫你想事情不带脑子惹虎子生气……”

……

磨针井。

一座纤巧玲珑、布局紧凑的道院,殿旁有一座方亭,院前埋着两根碗口粗的“铁针”乌黑光亮。

紫气元君庙前。

白茉莉上完香之后,就跪在紫气元君的神像面前,双手合十护胸前,闭上眼诚心地祈祷。

北星,如果你听的见我说话,请你告诉我,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还好吗?

听说地狱下面黄泉路的两旁长满了艳丽的红色彼岸花,花香的味道非常好闻,吸进身体里会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彼岸花开的时候,只有花和茎,没有一片叶子。在路的尽头,有一座桥,桥上有一个叫孟婆的女人守在那里,她负责给每个经过的魂魄喝下孟婆汤,然后忘记前尘往事,进去轮回重新投胎转世。

北星,你见到彼岸花了吗?

北星,你喝下孟婆汤了吗?

北星,你是不是已经重新投胎,把我忘得干干净净了?

紫气元君在上,请受民女一拜。茉莉诚心的恳求你,希望您可以帮我实现一个愿望。

我,白茉莉,愿意用折寿十年,换沈北星下辈子过得平平安安,一生顺遂。

哪怕,他记不起我是谁。

白茉莉闭着眼睛想着,眼泪却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满怀期待的等了八年,最后等来了这么个结果。

她感觉自己的心,像被人用刀子一刀一刀的切割,受伤的心在不停地淌血,刀刀剧痛,痛不欲生。

一阵风吹过,门口屋檐上挂的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

两种不同的脚步声一前一后,从院落前传来。

李念怕又惹我生气,连说话也畏畏缩缩,“虎子,我在外面等你。”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哼!”

他待在外面也好,这样我和白茉莉说话就方便多了。

我大摇大摆地走进庙内,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背影:“可算是找到你了,我的白大小姐。”

沿着玉虚宫整整飞了一圈都没找到人,原来她一个人躲在这里了。

白茉莉没走回应,也没有回头。

我以为她没听见,便走到她身后。

“喂,茉莉姑娘,你听得到我说话吗?你——”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把她的身子扳过来,一转身才发现,她已是满面泪痕。

“你,你还好吧?”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比先前红得更厉害。

“没事,我就是一时难受。被你看见了,不好意思啊。”

我手足无措地蹲下身子,与她面对面道:“没事没事,大家都是女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想说些话来安慰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说。

感情的事,本来就是说不通道不明的。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那种为情所困的各种苦恼。

白茉莉动作优雅地从袖子里抽出一条手帕,擦去脸上的泪水:“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笑容僵住,十六岁的女孩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该发育的都发育完了,不能算小了吧?

“你好,我叫虎子,老虎的虎。”

“我……”

我无意间一低头,意外地看见她鞋子上的刺绣,两朵茉莉花和两颗星星。

“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你叫白茉莉,今年刚满三十岁。你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纯净得像天上的白云,笑起来很好看,最喜欢在夏天的夜里数星星。”

虽然她年龄与长相严重不符,有三十岁的年龄却长得像十几岁的少女。

这些夸奖的话,白茉莉从小听到大,她只当是我在恭维她,压根没把我那些话放在心上。

此时,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虎子妹妹,你这小嘴真甜,喜欢你的人一定很多吧?”

我对着她笑了笑,没回答。

喜欢我的人少得可怜,不过,那些讨厌我恨不得杀了我的人却多的不得了。

“说吧,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我皱着眉头,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难道又要把她给弄哭吗?

犹豫了一下,我决定直接开门见山:“茉莉姐姐,我受人之托,有样东西要交给你。”

我把手伸进怀里东摸西摸,摸出了那根簪子。

白茉莉看到之后,眼睛瞪得更大,惊讶道:“羊脂茉莉簪子!”

她激动地抓住我的手,问道:“你快告诉我,北星他还活着?是不是?嗯?”

我把簪子放在她手里,手一直在发抖,不敢去看她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

他说,他已经履行了他对你的承诺。

他说,叫你别等他了。

他说,让我帮着他隐瞒他已经死去的事实,要我骗你他要锄奸扶弱,在江湖上行侠仗义。

可是,我没有勇气告诉你这个残忍的事实。就如同沈北星不忍心看着你为了他,哭得肝肠寸断,终身不嫁。

我牵强的笑了笑,故作轻松道:“是,他还活着,不过他受了很重的伤。逍遥神医马上兰伯伯说,没治个十几二十年,北星叔叔的伤没法医好。”

之前听二姐夫阴恭说过,逍遥神医是一位远近闻名的神医。

把他搬出来,应该能骗得过冰雪聪明的白大小姐吧?

白茉莉捂着胸口,喜极而泣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只要他还活着,我就还有机会能见到他。”

我:“……”努力保持微笑。

下山的第一个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要她知道他死了连尸体都没人埋,会不会伤心得直接晕过去?

“那现在他在哪里?”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看来果然如此。没想到她竟然对我说的话一点都没怀疑过,这一点让我感到非常意外。

我脑子一转,继续厚着脸皮编织谎话:“我也是八年前才见过他一次,后来逍遥神医把他带走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白茉莉轻轻摩挲着冰凉滑腻的的羊脂茉莉簪子,白皙如玉的指尖滑过簪杆处的‘北’字,她一脸幸福地道:“没关系,只要他还活在这世间,哪怕这辈子都无法再见到他,我都无怨亦无悔。”

“……”

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说谎是一件如此困难的事情。

茉莉花和北星,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注定了不能在一起。

而她和沈北星天人永隔,注定了这辈子无法相守。

“谢谢你,虎子妹妹。”

白茉莉想要站起来,可是双腿发麻,一下子站不稳又要跪在地上。

我连忙扶住她,帮她按揉腿部,“不客气。”

隔着衣物都能感觉得出,她的肌肤真的很好,嫩的能挤出水来。

“腿还麻吗?”

白茉莉咬着嘴唇,那双会说话般的眼睛直直盯着我:“嗯,不麻了。北星他,有没有什么话要跟给我。”

我竟然看呆了,她果然美得不可方物,连我一个女的在面对她的时候,都会心脏狂跳。

我结结巴巴道:“有,有……啊。”

白茉莉一脸认真的听着。

“就是一开始见面,我与你说的那些话。”

“他说,他心爱的姑娘叫白茉莉。”

“她今年二十二岁,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纯净得像天上的白云,笑起来很好看,她是天下间最美的女子……”

“她最喜欢在夏天的夜里数星星……”

白茉莉静静地听着,静静的流着眼泪,脸上却笑得无比幸福,仿佛沈北星就在她眼前,对着她笑。

他是还会像以前一样,涨红了脸,支支吾吾了半天,问她:“茉莉……,我,我,我可不可以牵你的手?”

每逢这个时候,白茉莉通常都会腼腆地别开脸,小声骂道:“呆子!”

可惜沈北星永远都不知道,白茉莉不是最喜欢在夏天的夜里数星星。

她最喜欢的,是和他坐到一起,看夜空中她心里面最亮的那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