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唯家往事(1 / 1)

红衣罗刹 雨落在地上 2215 字 2个月前

屋内只剩下方天俊和唯家爹爹两个人。

唯家爹爹:“小伙子悄悄告诉叔,你喜欢哪个姑娘?”

方天俊闻言轻轻一笑,道:“没有,小生年纪尚小,还不想考虑这方面的事。”

唯家爹爹道:“胡说,你都十七了,哪里还小,我像你那么大时,我家老大都在她娘肚子里了。”

方天俊尴尬笑了笑道:“世界上无法找出两片相同的叶子,自然也不存在想法相同的两个人,叔叔同晚辈想的不一样,做法肯定也不同。”

唯家爹爹神神秘秘地凑近方天俊耳边,吃笑问道:“是那个红色衣服的姑娘对吗?”

方天俊被问的瞠目结舌,脸上一热,直接红到耳根子后:“不……不是。我喜欢她,怎么可能?就算天下的女人都光了我都不会喜欢她。”

唯家爹睁大眼瞪了他一眼道:“小伙子,这种话不能说得早,凡事无绝对一切皆有可能。男人是世界上最会撒谎的生物,但是他的眼睛永远不会说谎。虽然你现在否认,但你的眼睛已经完全出卖了你。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喜欢她,每个男人在看自己心爱女人那种眼神是骗不了人的的。我是过来人,你骗不了我的。”

方天俊:“……”

方天俊笑容僵住,这下他笑不出来了。他认为自己不会喜欢上任何人,但那仅仅是他——认——为——而已。他那日白天与她分别后,当天晚上睡觉就梦到了她,还是那身红得像鲜血的红衣,朱唇皓齿,粉面桃花,叫他一见就双腿发软,移不开眼。每次看见她的时候,他总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具体是怎样的感觉方天俊自己也说不上来。

唯家爹爹见他不出声,接着道:“我的父亲告诉我,自己看上的女人,可得抓牢了看紧了,万一被别人拐跑了,这辈子都将在后悔中度过。最好的方法是,让她多生几个孩子,这样她把全部心思都花在孩子身上,就不能经常出去走动,她在家里窝久了,就会越来越懒散,蓬头散发,没那么注意形象,自然就没有人会挖你墙角。”

方天俊仍旧不知如何答话,只得继续沉默:“……”

他又接着道:“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会越来越依赖你,习惯了每天有你的陪伴,把你当作她的另一半身体,没有人的身体分成两半还能活。这时的她已经爱你深入骨髓,你们的每次分离,相当于生生将她身体被劈成两半,一个失去半边身体的人会终日魂不守舍,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世人都说女人生一个孩子就能拴住男人的心,其实孩子能拴住的也仅仅只有女人的心,而不是男人。”

听到这里,方天俊早已乱成了一团麻,可他仍忍不住要辩解道:“叔,你看错了,我真的不喜欢她……”

唯家爹爹拍了拍他肩膀,惋惜道:“年轻人,叔今日就倚老卖老一回,相信我,如果你不抓紧她的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方天俊有些心虚,故意避而不谈,转移话题道:“叔,别说我了。还是聊聊你吧。你是怎么想到要搬来这里定居的?”

唯家爹爹道:“这个事说来就长了,估计要花一个晚上才能讲完。”

方天俊道:“不碍事,你不妨讲来听听。”

唯家爹爹道:“十五年前,我才十六岁……”

唯家爹爹原来姓张,全名张家福,而唯家媳妇姓温,全名温丽珍。当年他与自家媳妇温丽珍两人从小便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情相悦。可由于一场突如其来变故,温丽珍家道败落,背负巨债。

每天逼债上门的债主络绎不绝,屡屡恐吓威胁,催促还债。尤其是城里最富有的石家,仗着自家有个女儿在皇宫里当贵妃,仗势作恶,横行霸道,欺男霸女,无法无天。

石家的独苗石成龙,自小娇生惯养,飞扬跋扈,坏事做尽,被家里人宠成了一个十足十的执绔子弟。他早就觊觎年轻貌美,如花似玉的温丽珍,之前就好几次向温家父母提亲,都被她爹娘以‘小女尚小,不宜见喜’为由,给挡了下来。

那石成龙常年混迹于烟花酒地之中,家中更是妻妾成群,前前后后纳了不少于四五十个小妾,连家中稍微有点姿色的丫鬟都糟他染指,平日里又常常在街上命令手下的小厮殴痛打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很多人早已对他恨之入骨,敢怒不敢言,迫于无权无势,不能与之抗衡,即便被欺负了也只能忍气吞声,打碎牙齿和血吞。

那时他更是打着欠债还钱的幌子,对温丽珍的家人进行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强行让他们家把温丽珍嫁给石成龙抵债。

温丽珍的家族世代清流,何曾受过这种侮辱,自然咽的不下这口气。当石成龙大摇大摆带着迎亲队伍来抢唯家媳妇时,温丽珍的哥哥温文杰气不过与之发生冲突,打了起来。向来只会埋头读书,文文弱弱,连只蚂蚁都不曾踩死过一只的温文杰,哪里顶得住石成龙家那些高大魁梧恶仆们的轮番殴打,在他们的拳打脚踢之下,温文杰当场一命呜呼。

温丽珍的爹娘见爱子惨遭毒手,悲愤之下冲上前讨要说法,在一番拉扯中也被那些恶仆失手打死。

虽然石成龙平日里蛮横惯了,可始终没有弄出过人命。这回一下子打死了人,背上三条人命,石成龙吓得惊慌失措,赶忙带着迎亲队伍仓惶逃离现场。

被锁在闺房里的温丽珍,听到那些人叫喊‘死人啦死人啦’之类的惊呼声,顿时心急如焚,抡起凳子砸向纱窗,爬了出去。

来到大厅,看到横在地上的爹娘与哥哥,温丽珍崩溃大哭,昏了过去。与此同时,得知温丽珍家出事的张家福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一到温家,看到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的温丽珍,倒在血泊之中的三人,张家福又气又悲,恨不得立马冲到石家将石成龙这个祸害给碎尸万段。当他发现溫丽珍并没有死时,便打消了要去石家的念头。将温家三人的尸体找地方藏起来妥善安顿,就把温丽珍抱回了自己家。

张家父母是对通情达理,明辨是非的好人。

张家有四子,每一位儿子自小受到父母的耳濡目染,彼此间兄友弟恭,彼此友善,顶天立地的铮铮铁骨好儿郎。

事后张家父母好心劝说两人带上行囊,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回来,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张家福的三个兄齐心协力将温家三人的尸体拉到一处较远的山上埋葬,而张家福和温丽珍两人则和张家父母作告别,一致决定要寻个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改名换姓,白头偕老共度余生。因两人都把得对方都是看作是彼此的唯一,所以改姓为唯,还生了一堆小罗卜头。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十五年的时间一晃而过,他们也留下了十个聪明伶俐可爱无比的爱情结晶。

后来两个男人一见如故,越聊越投机,索性秉烛夜灯促膝长谈了一个晚上,直到听闻第一声鸡啼五更天才回房间灭灯歇下。

……

此后为了履行我的承诺,也得到唯家父母的允许,为了教武功,我在唯家整整住了一个月。

教武功第一天。

“阿姨阿姨,你教的功夫太水了,能不能教点比较有水准的,比如来个坊间小说倚天屠龙记中金毛谢逊的狮子吼,一吼就能把人震成傻子的那种!”

老大啊老大,阿姨是个正常女孩子,没有一头黄得像金子的金毛,更没有像他那种拽得可以横着走路的武功,阿姨只是个搬砖的!

“阿姨,为什么我学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学会?你是不是在忽悠我?还是你根本啥都不会,整天都在骗人……”

嘶,老二,你能不能别拉屎不出赖茅坑,师傅带进门修行在个人好不好,咱们讲点道理行吗?

“阿姨,你怎么说话不算话,说好了教我遁地术,结果我埋在地里半天都出不来,差点就窒息死掉了。”

老三,要是我要现在告诉你,其实我压根就不会那什么遁地术,你会不会把我埋进地下好好验证一番。

“阿姨,我练习了一整天的隔空取物,可是连根竹叶都没能吸到手,你是不是自己偷偷留了一手,没教给我……”

阿姨我能隔空取物,也是在认真调息打坐,勤勤恳恳苦练武功后的第三个年头才能逐渐空手吸取物品。你丫的才一天,一天……

“阿姨,为毛我学了一个小时还不能一步飞天?”

鸟儿学飞还要几天的时间,你才学一个小时就想飞,小屁孩你咋不逆天呢你?

……

第二十五天。

“阿姨阿姨,我昨晚突然从房梁上跳下来,把那个卖豆腐的王婆子吓得昏过去了,好开心哎。很可惜没死,不过能吓一吓她也挺不错的。”

我的乖乖,话说你就不怕把人家阿婆吓死了回头她变鬼回来找你算账吗?

“阿姨阿姨,今天我去街上那个那个小瘪三肖博然说我黑,被我打掉了三颗门牙,估计从今以后他都不敢再说我黑了,这感觉简直要爽死了,哈哈……”

姑娘咱们能不能低调点,能动口尽量不动手。你直接把人家打死了那还好说一点,万一把他打个半死不活落个残废,你还得搭上自己一辈子照顾他,得不偿失啊……

“阿姨,我飞到了天上,天上什么都没有,只有白云,手一触碰到就消散了,你能不能帮我找到蟠桃园,我找了一整天都找不到,晒得我快要变成老大了,乌漆墨黑。”

阿姨我也想吃蟠桃啊,小可爱你要是不幸摔死灵魂升天,有幸见了皇母娘娘去了蟠桃园,记得托找人捎一个给我尝尝鲜啊……

“阿姨阿姨,今天我掏了一百个鸟窝,其中在一棵很高的大树上,窝全是雏鸟,它们张大了嘴巴叽叽喳喳,说它们的爹娘飞不上这么高的树上害它们饿死得半死。所以想要跟我回家,所以我就把它们带回来了……”

怪不得昨晚竹窗外‘笃笃……’的啄木声响个不停,吓得我整宿都没敢睡觉。直到天亮,刺眼的光从窗户的破洞照射进来,我才从窗上两食指大的破洞中看到两只尖嘴黑头的啄木鸟。

我还纳闷呢,它们为什么会疯狂的啄竹窗,甚至把窗啄出个洞,原来是你这毛孩子干的好事……

“阿姨阿姨,我有点恐高,所以我飞的时候,顺便拉上了我娘,哈哈,果然没那么害怕了……”

原来你娘昏迷是这个原因,来人,给我拿条小皮鞭来抽死这个惹事精。你娘年纪大了完全不会武功,你竟敢拉她陪你飞来飞去,不怕把你娘的小心脏给吓出来吗?

“阿姨,阿姨。我终于学会隔空取物了。”

“什么?”我喜出望外,没想到这大山里竟然会养出这等人才。天赋异禀,一学就会,孺子可教也。

“你吸到什么东西啦?”

“一片竹叶。”

旁边一直沉默的小毛孩突然忍不住道:“那片竹叶是三个塞到你手里的……”

……

终于在第三十天。

“阿姨阿姨,你真的不多留两天吗?你这一走,我心里好难过。万一你要是死在半路,这辈子我们都没法再见了……”

我太阳穴隐隐作痛,你这话分明是在诅咒我啊。万一真的好的不灵丑的灵……我呸,你这乌鸦嘴。

“阿姨阿姨,一路走好,黄泥路上不好走,若是寂寞了,多想想我们就不会无聊了。”

“阿姨阿姨,慢走不送。走了也好,再住下去的话,只怕我家米缸里的米又瘦好几圈,你一顿要吃那么多饭,也不怕变肥婆……”

刀呢?哪里有刀?我想给这个小毛孩讲一个形象逼真的磨刀杀鸡的故事……

“阿姨,告诉你一个事实。你笑的比哭还难看,别再勉强自己笑强颜欢笑了。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所以你要是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千万别憋着,否则会吓着人……”

深吸气,吐气,再深吸气,再吐气……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他们还是一群天真可爱的小孩子,童言无忌……

……

“各位好好保重,他日有空我一定会来找你们玩。再见!”

我揽住汤圆的腰,赶忙溜之大吉。

“叔,婶,我也该走了。各位小朋友们,后会有期。”

方天俊向唯家爹娘作了一揖,白衣一晃,一眨眼消失不见。

唯家娘子:“这两人长得真养眼啊啊!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郎有情妾有意,谁都始终未能捅破那一层窗纸,真替他们感到着急。”

唯家爹爹:“咱们俩人当年还不是一样?”

两人相视而笑,往日种种,已是过往云烟。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和自己喜欢的人相爱相知,相互体贴包容的人携手共度余生。

爱情最美的样子——岁月静好,时光未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