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打架了打架(1 / 1)

升仙漫漫 穆清静好 1119 字 26天前

蓝素听到琉璃的建议,兴奋的说道:“可以可以,听说你们那有好酒,莫愁姑娘能否送一坛给我。”芃芃也点头同意,她是十分好奇仙界的烟花之地是何种模样。

莫愁姑娘皱了皱眉道:“那样的地方,琉璃姑娘、蓝素姑娘和芃芃姑娘真要去。”

琉璃声音平平的道:“自然是要去的,以后景雨不在,他让我们带东西给你,或者他有其他的事让我们告知你,我们才知道怎么去找你。”

莫愁姑娘福了福身道:“既如此,劳烦三位姑娘了。”

蓝素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

到了路口,老卓眯着眼道:“莫愁姑娘慢走,我和老石送景雨回去了。”旁边老石跟着点头,莫愁福了福身,温温的道:“景雨就劳烦二位了,莫愁感激不尽。”

两拨人各自分开各行其事,近黄昏,未到城里宵禁时,路两旁传来此起彼伏卖力吆喝的小贩声,芃芃看到摊位前言笑晏晏的娇姑娘,姑娘几步远的距离,小心翼翼做护花使者的俊俏公子,还有单独一人挑选东西的男女修士,也有稚童追逐嬉戏,身后的长辈焦急呼唤,婆子仆役紧跟着护着。

烟波楼,建在烟波湖上,清晨与黄昏,只见烟波湖上烟波浩渺,恰似娇娘半遮颜面,只露双眼欲语还休。

也不知烟波楼背后是何方势力,只知其与朔阳城一样年代久远,楼内既有娇娘也有小倌,只不过是一左一右相对而望,中间隔着一片烟波湖,湖上设有阵法,左边去不了右边,右边也到不了左边,彼此能看到对面的亭台楼阁,听到对面传来娇声软语、嬉笑怒骂,亦能欣赏湖景。

远远看到烟波楼三个鎏金大字,修为低的修士看的时间长了会耳鸣眼花,至于凡人只不过觉得金光刺眼,芃芃看的时候,只见字里行间灵气逼人。

芃芃本打算问问莫愁烟波湖有没有不属于烟波楼管辖的区域,突听一声怒喝声从前面传来,那话语内容是:“大胆狂徒,竟然带走我们门下弟子。”与怒喝声相伴而来的是一道剑光,四人中就数蓝素反应最快,她拔剑挡去剑光,两人你来我往对打起来。只听蓝素与其边打边问道:“你是哪个宗门的人,谁又是你们宗门的人,你要是不说出个原因来,今日倒叫你见识见识我这把剑的厉害。”

来人呵斥道:“笑话,你们大胆劫持我们门下弟子莫愁,还不束手就擒。”

蓝素怒道:“放你丫丫的臭屁,你出门被门撞到脑袋了,莫愁是烟波楼的人,怎么又是你们门下了。”

那人开始闭口不言,旁边他的的同伙也不多言,持剑冲着琉璃而去,莫愁心里着急,可她一个练气期六层的弟子,根本冲不进去战局帮上谁的忙。

现在就剩下芃芃站在她的身边,哪知隐藏在围观群众里的一个持刀男子,直直的冲着芃芃后背而来,芃芃当下正看着前面的蓝素出招变招,旁边莫愁一回头看到刀已到了芃芃背篓边,还来不及提醒芃芃,也不来及动手出招,那持刀男子就被芃芃身上发出的蓝光弹飞跌落在人群里。

莫愁又惊又喜,今日事因她而起,她们没事了自己才安心。她正打算喊“住手”二字,与蓝素和琉璃对打的人已经败了。

此时,只见人群中走出一年轻男子,冲着四人道:“在下太华宗内门弟子洪皓,见过四位仙子,莫愁仙子已经被烟波楼卖与我了,所以莫愁仙子现在是我个人的,她不在是烟波楼的人了,请三位仙子不要插手此事。”

蓝素和琉璃一阵气结,两人对望一眼,皆是拿不定主意怎么开口,哪知后面芃芃听到洪皓的话,翻了个白眼道:“你说你是太华宗的内门弟子,有何证据,莫愁姑娘是你从烟波楼买的,又有何凭证。刚才偷袭我的人是你同伙吗?”

洪皓脸上有一丝恼意转瞬即逝,待开口时已平静了下来,他说:“这是我们太华宗内门弟子的灵牌,姑娘可得看仔细了。”他边说边召唤出灵牌,高举在额前,只为让旁人看的清清楚楚。

哪知芃芃憋嘴道:“谁知道是不是你伪造的。”前面蓝素听到这话,不客气的笑出声来。

洪皓道:“姑娘莫不是想找茬。”

芃芃不客气的道:“是呀,你们都要杀我了,难不成我还欢欢喜喜的说欢迎来杀。”说完向地上躺着的持刀男子走去,洪皓见此,大踏步走到持刀男子面前拦住芃芃。

芃芃眯着眼道:公子想私了还是公了。”

洪皓憋着气道:“私了如何,公了又如何。”

芃芃无所谓的道:“私了就是我从他背后插他一刀,他从哪个位置下手我也就从那个位置下手。公了就是你们回去向师门长辈告状,咱们约个时间让长辈们出手打一架,看谁赢谁输啊。”

洪皓大怒道:“好个不要脸皮的野蛮女子,今日我就替你师门教你做人。”

芃芃嗤笑道:“本姑娘专治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伪君子。”说完拔出腰间的匕首,向着洪皓冲去,洪皓见此赶忙接招,两人你来我往,一道道刀光剑影闪过,围观的人看的眼花缭乱。

芃芃越打越兴奋,心想没白挨师傅那段时日的揍,今日第一次打架勉强可以,嗯,得好好试一试效果。与她对打的洪皓则是越打越心惊,越打越心凉,心里直呼这女的招式忒稀奇古怪,防不胜防,要不是自己修为比她高,今日是要栽了。

蓝素和琉璃开始时候还担心芃芃打不过洪皓,看着看着才发现芃芃是拿人家练手呢。洪皓满打满算等着芃芃灵力不济,哪知后面芃芃打的满脸通红,眼角带笑,就差欢呼雀跃了,洪皓一时不察,灵力跟不上剑招,被芃芃一个拳头打到脸上,打的晃了神,紧接着匕首就架在他脖子上,那丝丝寒意往他肉里心里钻去,使他清醒。

芃芃道:“服不服。”说着还晃着自己的拳头,脸上笑意不减,眼看洪皓沉默不语,直接一个拳头又打在洪皓眼上。这时地上躺着的持刀男子迷糊醒来,摇摇晃晃站起来,芃芃不待他站稳,就一脚踢在他胸口,又把他踢倒了。

洪皓当下回过神来,深深吸了口气道:“姑娘意欲如何。”

芃芃道:“拿出烟波楼把莫愁姑娘卖给你的凭证,并且答应不再找莫愁姑娘的麻烦。”

洪皓道:“不可能。”

芃芃嘿嘿笑道:“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