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第二〇五章 破后立(1 / 1)

御剑成凰 倚知浅 1063 字 26天前

路远走了。

左恒并没有去送他,而是勉强支撑在床前,看青年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雨幕之中。

他走时没有关门,风把细雨刮了进来,左恒打了个喷嚏。

哦,她现在,修为全无,只是个普通人,情况可能比在歧县那个时候还要更差一些。

没有办法内视,但是筋脉啊气海这一类的应该都被狂乱凶暴的剑气给搅到一团糟糕,而且之前在幻境,或者说在某段过去修炼出来的境界也全都消失了。

——毕竟那只是段过去嘛,离开之后不作数的。

左恒看得很开。

可能是因为真的已经死过一回了,所以想明白了一些东西。又或者是她目前终于算是自己了,身上没有过去的负担。

好像原先看得特别重要的东西也不是那样重要了。

比如丢掉的两柄剑。

……不,天下式她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感觉了,她不能沧流的剑打败沧流,得用自己的。

正大光明倒是有些遗憾,毕竟那是李先生送的,而且能劈能砍还能拍,平时用起来也顺手,她再上哪儿去找上这样一柄剑。

不管怎么没说……还是慢慢来吧。气海这些破了就破了,她又不是没有破过。

哪怕修练十分漏掉九分,不是还有一分可以用来修补身体嘛。

她现在还活着,没有辜负自己,这已经很好了。

左恒勉强走到门边上去关门。

这个地方应该是之前就有准备好的,她刚刚在角落里看到了粮缸和柴火,碗筷稀稀落落地摆着,看起来像被老鼠之类的造访过。

好在缸是盖着的,里面粮食应该还保存得好好的,至少在这段时间里,她不需要为粮食而发愁。

考虑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左恒还是觉得先当着米虫比较好。

还在恢复期,那种上山抓鸟逮猪下河捞虾叉鱼的生活方式只会拖延她痊愈的速度。

哪怕头上的刀子离她还有那么长一截的距离,但她也不能随便浪费啊。

这段时间可是有人付出了大代价才换回来的。

她走上前关门,却发现门口处有一把被细雨打湿的木剑。

可能是路远留下的,也可能是算到了这条后路的李修宜一早就布置在这里的。

将风雨完全隔绝在外之前,左恒将剑拿回了屋子里。

只是普通的木剑,她举起来却并不容易。

嗯,不仅是修为没了,她现在力气连小时候的自己都不如。

吃力拎剑进了屋,左恒将剑倚在了床头,然后才毫无形象地倒在了床上,伸出手,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掌心出神。

上面明明有那么多茧子,可好像一点用都没有。

收回前言,要恢复到原来的水平,要变得更强……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难度的。

左恒忍不住叹了口气,颇为老成地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以前有说法是手纹可以看命数,她那时看自己手心那条由虎口向下延伸的线,觉得自己能活很长很长,不说长命百岁吧,至少能活七十多岁。

活七十多岁呢,能攒多少钱啊。

当时是这样想的。

现在呢?

可能是因为路远口中的命数更改,她手心的景象也与过往不同。那条自虎口往下延伸的线现在断了。

在断掉的地方,又延展开一个新的分叉。

很短的小分叉,看起来也不清晰。

可左恒却觉得它可爱。

这是她自己的,所以再怎么看都会觉得可爱。

……就是短了点。

左恒,重活一次的头等大事——活长一点!

想活长还是要修炼。

更深层次的原因依旧不仅是活命。

像之前回答路远的那样,知道了这么多,见了这么多之后,她心底也不甘心做个凡人。

都已经见过大海了,又怎么会甘心回池子里面呢?

而且她总有一天要锤爆那个什么岛那些上对自己下黑手的人。

都是因为他们,她现在,一穷二白啊!

迷茫这个词离她还是很远的,在死而复生之后,她甚至学会了一点这个年纪的正常少女应有的活跃。

不过有一个问题左恒始终没有想好。

重来一次,还要不要练剑。

什么刀啊枪啊戟啊鞭啊锤啊,用什么不好,也不是非要一定练剑。

按某个人的说法,她喜欢剑这件事情也是被强加上去的,和过去做个告别的话,重新开始好像也不该练剑。

或许和剑有些像的刀会是个好选择。

可是左恒想了很久,想到面色凝重,还是觉得自己应该练剑。

首先,她只学过这个。

从歧县的少年谢兰芝到莫道前辈,甚至是后来的沧流,不管哪一个都能算是剑道上的翘楚,有许多经验可供借鉴。

重来一次她,可以少走弯路,节省时间。

其次,学剑应该比较省。

左恒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她咬着嘴唇,思考一会儿后终于得出了其中关键。

因为她对剑道已经有那么一点了解了,完全可以自己摸索,不那么仰仗他人之灯火了。

但是重来的话,还得请教拜师,不知道什么样的兵器合适自己,还要花钱换兵器……

不管怎么样,左恒还是那个小家子气斤斤计较的左恒。

而且她现在身上真的什么钱财也没有啊。

她还要想办法赚钱。

也不知道路远把自己丢到了什么地方,等恢复一些她能靠打猎捕鱼赚钱吗?

这个屋子很破,也就勉强不漏雨,左恒也不知道路远究竟把自己带到了哪儿。

假如是什么荒无人烟的地方,她还这真的没有办法说挣钱什么的。

左恒想到了米缸里面的米,也不知道能供自己吃多久。

前提是里面有的话。

而且米放久了会长虫,会坏掉。

……她赶紧去确认米的情况,掀开盖子后只闻见一股腐烂的味道。

缸里面有黑黑的东西,也不知道到底放了多少年。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重新合上了米缸的盖子,开始盘算怎么样才能在这段时间里不把自己饿死。

她一开始是真的以为有食物的,特别是在门口看到了那把很贴心的木剑之后。

要是没什么解决措施的话,她可能得把剑给啃了。

木头又不是不能吃。

总之,破而后立的第一天,左恒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