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豪门女主带球跑8(1 / 1)

萧景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一片白茫茫,什么也没有,他一直在里面走啊走啊走啊,可是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直到有一天,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飘了过来,萧景然突然有了继续前进的力量。

在那个声音的支撑下,萧景然一刻也没有停歇的前进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的眼前出现一道白光,毫不犹豫的,萧景然就整个人冲了进去。

苏然像往常一样给萧景然擦拭着身体,按摩有些萎缩的肌肉,这项工作自从她嫁入萧家后,就成了她的专属工作。

用萧夫人的话说就是:你是我儿子的妻子,这些私密的事情自然应当由你来负责。

萧景然缓缓睁开双眼,久违的阳光,清新的空气,世界你好,我回来了。

苏然正低头给萧景然按摩着小腿,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这腿怎么在动?是真的再动!

萧景然看着床边的女人,她长得很好看,是那种清新百合般的美丽,不像玫瑰那么热情,却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侵入人心。

“啊~你、你、你、你醒了!!!”

苏然目瞪口呆的看着萧景然,他居然睁开了双眼,而且还看着自己。

萧景然:“我想喝水。”

苏然愣了一下才回到:“哦哦,好的,给你水。”

萧景然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你觉得我现在能自己喝水吗?”

苏然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手足无措的把水杯递到萧景然嘴边,结结巴巴的说到:“喝、喝水。”

一杯水下肚,萧景然感觉干涩的喉咙舒服了不少,对着面前的苏然问到:“我妈呢?”

苏然:“妈上班去了。”

萧景然:“那是我妈,你叫什么妈?”

苏然低着头,双手不停的搅着衣角,这让她怎么说,难道说我是你老婆,还是领了证的那种。

萧景然:“算了,你给我妈打个电话,再让厨房给我准备点吃的。”

苏然:“好的。”

不久后,高傲菡发丝凌乱,衣衫有些不整的冲进了萧景然的卧室,同时跟在身后的还有萧骏风。

高傲菡看着真的醒了的萧景然,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这一刻的她,只是一个再单纯不过的母亲罢了。

“儿子,你真的醒了?妈不是在做梦吧?”

“妈,我醒了,让你和爸担心了。”

萧骏风比起高傲菡来就显得冷静多了,但仔细看看的话,还是能够发现他的眼角有些微红。

高傲菡接过苏然手中的饭碗,主动给萧景然喂饭,“你总算是醒了,你要是再不醒,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萧景然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出事儿的这段日子家里肯定不好过。

高傲菡:“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老婆苏然。”

“咳咳咳!”

冷不丁听见这话,萧景然一下子就把饭喷了,一边咳嗽还一边看向苏然。

高傲菡赶紧放下东西,安抚着萧景然,“小心点!”

萧景然好不容易缓过来,就一脸不可置信的问到:“妈,我什么时候结的婚?”

面对萧景然的眼神,高傲菡有些心虚的说到:“你当时不是正生着病吗?而起这段婚约本来就是你爷爷定下来的,再说了小然也不介意你的状况......”

萧景然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自己一觉醒来就成了已婚人士?这搁谁身上不懵比!

苏然感受着萧景然的视线在自己身上不断地扫视,不由自主的弯腰对着萧景然说到:“你好,我是苏然。”

这声音?

萧景然的眼神一下子凝住,他记得这个声音,就是她把自己从那个冰冷的世界带了回来。

想到这里,萧景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稍微的顺眼了一点。

倒是高傲菡看着小两口的样子,有些好笑到:“你们都是夫妻了,不用那么拘谨,来小然,你来照顾景然吧。”

萧景然醒了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上流社会,苏媚知道这个消息时正好在于萧氏集团的代表人签署合作合同。

“听说萧公子醒了,真是恭喜恭喜啊!”

“同喜同喜!”

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萧景然很快就能够自主下地了,同时他也接受了苏然这个妻子,毕竟这段时间苏然对他的照顾,萧景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苏然:“该吃饭了,景然我扶你下去吧!”

萧景然:“嗯,多谢你了然然。”

果然要用什么来形容萧景然对苏然的感情的话,那可能就是女主光环吧!

为了庆祝萧景然康复,萧氏集团准备举行一个庆祝宴,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请柬,苏媚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苏建军:“媚媚,你准备一下,后天跟我们一起去参加萧景然的庆祝宴。”

苏媚早就知道萧景然会有康复的那一天,所以并不惊讶,反而是陈雪琴听见萧景然居然醒了,心里后悔的不得了,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她就不会让苏然嫁入萧家了,那么今天享受这一切的就是自家女儿苏媚了。

显然苏媚一眼就看出了陈雪琴想要搞事情的想法,她可不想自己的公司发展的好好的,结果撞上了萧氏,被弄得粉身碎骨。

苏媚:“妈,现在阿姐可是萧氏集团的少夫人,我们公司现在正在与萧氏合作,到时候你看见阿姐,可要对她好一点。”

陈雪琴一想到自己要对苏然笑脸相迎,心里就一阵不舒服,“你怕她干什么?要知道,苏然能嫁入萧家,还多亏了我们呢。”

苏建军是个十分看着利益的人,现在的苏然能给他带来的利益远远大于陈雪琴这个人,因此听见陈雪琴这么说,苏建军毫不客气的开口了。

“你怎么还没孩子懂事儿?现在的苏然你惹得起吗?你可别给我生事儿啊,不然我停了你的卡。”

苏建军一出手就捏住了陈雪琴的死穴,父女俩都对陈雪琴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心理辅导’,最后陈雪琴妥协了。

不就是做一只舔狗吗?

这对陈雪琴来说轻而易举,毕竟她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跟在苏建军屁股后面不断的吹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