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油灯驱灵(1 / 1)

重生荒界 忘牧 1096 字 2个月前

真实的洞窟场景,第一次映入他的眼帘。

只见一只只苍白的阴灵,顶着阴森可怖的头颅,生长在藤蔓之上,或狰狞,或尖啸,奋力的扑来。

这是正常视觉所看不见的景象,唯有透过蛟魂之眼才能看清。

“这是什么诡异藤蔓,是由无数阴灵汇聚而成,还是它捆缚了阴灵?”

萧南倒吸一口凉气。

脑袋愈发昏沉,他明白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必须尽快想办法脱身。

“蛟魂,我的意识若是陷入沉眠,将身体交于你控制,依靠你的本能,可以带我和姬媛脱困吗?”

他的目光落在丝毫不受影响的蛟魂身上,对方若有灵性的摇摇尾巴。

蛟魂的意识极为浅薄,完全是依赖萧南的灵识而活,仅有些许本能,而且偏向于兽类。

萧南看一眼怀里娇美可人的姬媛,禁不住摇头。

还是算了吧,我怕你非但没有救人,反而做出一些禽兽之举。

“没有时间了……”

他的意识已经快要沉入体内,短时间恐怕很难再恢复清醒。

迷糊的蛟魂视野里,可以看见无数阴灵在向洞窟里喷吐着缕缕口气。

不是香气有毒,而是这些恶心的口气,在侵蚀人的灵智。

“罢了,你过来吧!”

萧南最后叹息一声,将蛟魂召回,计划让其附身、操控自己的身体。

“除此之外……我可还有克制阴灵的手段?”

他迷迷糊糊的想道,身体已经感觉到蛟魂的阴冷侵入皮肤。

“对了……油灯……”

萧南拼起最后的力气,蓦然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盏青铜油灯。

灯火昏黄,落在身前。

而他也在这一瞬失去知觉。

蛟魂消失在他的脚下,随后操纵昏迷的萧南睁开眼眸,扭头看一看四周。

无数阴灵在嘶吼,面目更加狰狞可怖,却比刚才猛然退出了一大截,似乎在恐惧青铜油灯的存在。

曾经在火羽部落里,萧南就发现青铜油灯的作用,可以克制阴灵。

油灯照耀范围之内,阴灵退避。

如今不仅连无数阴灵不敢靠近,那些诡异的藤蔓也缩回岩壁表层。

喷出的无形口气也被驱离。

按照这样的情形下去,最多一个时辰,萧南和姬媛就可以自行排出毒素,醒转过来。

不过,此时控制萧南躯体的是蛟魂,谁也不知道它全凭本能行事,会做出什么荒唐的行为。

只见他茫然的抬起眼眸,好奇的打量一眼四周。

他伸出双手,在眼前左右的晃动、翻转,似乎非常新奇。

蛟魂不是没有控制过萧南的身体,在当年与魔灵雀对战之时,就曾尝试过。

不过,那时候的萧南还有意识在,会下意识的控制和命令它。

不像此刻,萧南的“本我”彻底昏迷过去,只留下蛟魂自身依靠本能行事。

萧南微微低头,看到了怀里抱着的绝色女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目光一下子被其吸引,竟然再也挪移不开。

“呼——”

萧南贴近了女子的脸庞,呼出一口热气。

气息落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似荡起一抹红晕。

他不由睁大了眼睛,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好奇的将嘴唇凑近到脸颊前。

然后,他伸出舌头,宛如蛇信一样探出,在温润如玉的肌肤上缓缓舔过。

即便晋升成了蛟魂,终究改不了蛇信舔弄的本性……

这一舔,他便仿佛入了魔,不愿再停下。

不知过了多久,姬媛的修为比萧南深厚,竟然提前嘤咛一声,慢慢醒转。

恢复些许意识的她瞬间觉察到脸上一片温润。

“嗯……?”

姬媛睁开眼眸,瞬间看见那男子的脸庞,近在咫尺,映满眼帘。

而对方的舌尖,正落在自己的脸颊上,有一丝滑,有一丝痒。

“虫……虫前辈!”

她不由有些惊慌,向后缩去。

可是,此刻的姬媛正躺在萧南怀里,这一缩,便像是主动缩进对方的怀抱里。

她顿时娇羞到极致,干脆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

而那男子的气息却越来越近,正在缓缓凑来,似乎是想……亲吻自己?

脸颊上的温润,不知道……是不是虫前辈的口水?

姬媛一想,就觉得心里有些别扭,又有些欣喜。

紧闭眼睛的她依稀感觉到对方再次探出了舌尖,触碰在自己的肌肤上。

然而,却在这一刻停住。

“怎么……怎么不继续了?”

姬媛的心里像是有鼓在敲,有鹿在撞。

她静静等了数息,不由睁开眼眸,与近在咫尺的男子对视在一起。

只是这一刻的虫前辈,眼眸无比清明,不像刚才那样充满探索的欲望……

“姬……姬仙子……”

萧南的舌尖一下子缩回,有些赧然的念道。

姬媛像是娇羞的小女孩,嗫嚅应道:“嗯……”

萧南却松弛了手臂,不敢抱得太紧,说道:“姬仙子……我如果说……刚才的不是我,你会怪我吗?”

姬媛身躯一僵,禁不住的怔住,眼睛看向那对面的男子。

兜帽下的眼眸,罕见的出现闪躲。

“若不是你……可是你对我……对我做了……”

姬媛下意识的想要争辩,可是却不知道从何辩起,自己难道要说服对方承认事实,对自己负责吗?

萧南咬咬牙,抱着对方的手臂,不自觉的再次紧起来。

如今十岁了……是不是可以尝试……

不,不,终究还是太小了!

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敢让自己再进一步的妄动。

姬媛似乎察觉出他的心意,碾住唇,细声道:“虫前辈……你刚才是否也中了妖藤的毒?”

她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也给萧南搭了个台阶。

萧南一听,连忙点头,说道:“姬仙子,抱歉,我刚才确实是……中了毒,无法控制自己。”

姬媛心里禁不住的叹息,面上却摇摇头,说道:“无碍,我等……毕竟是修行之人。”

两人对视一眼,又小心翼翼的撇开。

萧南松开手臂,扶着石壁站起身,问道:“姬仙子,你现在感觉如何了?”

姬媛闭目感应,只觉晕眩的脑袋越来越清明。

“我应该是无碍了。”

她这时才来得及察看四周,只见密集的藤蔓长满山洞,延伸向不知多深的地方。

而在脚畔歪立着一盏昏黄光晕的青铜油灯。

她顿时认出了这盏油灯的来历,奇道:“又是这盏青铜油灯……救了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