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摘下兜帽(1 / 1)

重生荒界 忘牧 1090 字 2个月前

夜市,灯火未眠。

红颜酒坊位于道左,占地不大,一楼是敞厅,二楼设有九个包间。

相较于卜赌坊和拍卖场,红颜酒坊的生意不算好,毕竟这两处地方里面也设有茶水和酒水供应。

不过,这也让红颜酒坊收获了一群忠实消费者,因为这里足够清静。

姬媛踏进酒坊的时候,一楼敞厅里也只有三个人饮酒。

小二看见她眼睛一亮,笑脸相迎,问道:“姑娘可是到二楼包间?”

姬媛点点头,说道:“不错,我找一位……唔,应该是黑袍的男子。”

小二笑道:“贵客早已打了招呼,这个时候二楼包间只有一间有人。姑娘请随我来,我这就领您上去。”

姬媛对小二的服务态度颇为满意,温言说道:“有劳。”

她轻提裙摆,拾级而上,内心随着脚布一点一点变得忐忑。

三年过去了,他过得好吗?

他……还记得自己吗?

雕花木门推开,熟悉的黑袍映入眼帘,光影随着心情微微荡漾。

那黑袍人藏在兜帽里,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你来了。”

姬媛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深呼吸一口气,走进包间,在对面款款落座,说道:“虫……前辈,我来了,许久不见,你……过得可好?”

萧南轻轻一笑,说道:“姬仙子,三年不见,你可是一点都没有变。”

姬媛心里一喜,笑道:“是吗?”

哪个女子不喜欢听到别人夸赞,不喜欢自己的容颜与时间无关。

萧南笑着回答上一个问题,说道:“那是自然。我这三年一直居于南离部落里,倒是没再出去闯荡,闲钱饮酒,观花度日,日子过得平凡得紧,却极为舒适。”

姬媛眼眸略黯,说道:“虫前辈日子过得潇洒,小女子却度日如年……”

萧南给她倒上一盏醉花酿,问道:“哦?这是为何?对了,姬仙子,这是红颜酒坊有名的醉花酿,在南里部落的名酒里排第三。”

姬媛伸出洁白的纤纤玉手,握在杯盏上,忽然话锋一转,展颜笑道:“虫前辈,不知道这次你邀我相见,是为了什么事?”

说着,她端起醉花酿,凑在红唇前品尝。

“好香……这就是酒吗?”

姬媛舔一下舌尖,在红唇上游弋,闭目说道。

不知道为何,这女子的模样,映在萧南的眼睛里,他莫名的觉得心里一颤。

这是一个比仙子还仙子的美丽女子,即便放在前世,也是世间罕见的绝色。

“可惜……君生我未生……”

萧南抑制住内心的躁动,想起曾经对孟瑶有过一样的感慨,不由怅然。

他端起醉花酿,与姬媛同饮,正色道:“姬仙子,实不相瞒,这次相邀,虫某有事相求。”

姬媛睁开桃花嫣红一样的眼睛,好奇问道:“哦?虫前辈,但说无妨。”

萧南沉吟一声,说道:“不知道姬仙子可听过……鬼灵草?”

姬媛一愣,皱眉思索道:“这名字有点耳熟,就是不知道在哪里听人说过。怎么了,这是一种灵草的名字吧?虫前辈是要寻找鬼灵草?”

萧南摇摇头,说道:“鬼灵草我已经寻到,并给一位重病在身的朋友服下,只是这鬼灵草号称有起死回生、逆转阴阳之功效,但实际似乎并非如此。”

姬媛的目光落在他的黑袍兜帽上,静静听着。

萧南轻声一叹,说道:“仙子,虫某所求,就是希望查清鬼灵草的具体功效,找出其中的缺憾,看看是否有其他灵药可以弥补,救下我的朋友之命。”

姬媛看着他怅然的模样,只觉内心也随之沉落。

“虫……前辈,你既然开口,姬媛拼尽全力,也定会为你查得它的来历。只是不知这鬼灵草是什么样的药草,有什么线索可以依循?”

她的脸庞上露出笑容,仿佛紫色的玫瑰绽放。

萧南微微一怔,郑重说道:“谢谢。”

“这鬼灵草的来历与冭皓星尊有关,据传是他的秘传,不是自然生长,而是需要通过秘法培育,有逆转阴阳、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

他想起在榕谷铜棺处看到鬼灵草绽开的模样,解释说道。

姬媛点头,静静聆听。

世间如果真有这样的灵草,恐怕已经不能以“灵”称之,而是仙草了。

而能培育出这样神奇的仙草,手段之神妙,超出常人的想象,除了冠绝当世的冭皓星尊,以及万年前登仙而去的蛊仙之外,恐怕再难有其他人能办到了。

“只是在冭皓星尊陨落之后,关于培育鬼灵草的秘法,就断了传承。从此世间,再无人知晓。我能得到它,也是因为机缘巧合,找到了一处冭皓星尊的遗迹。”

萧南继续说道,“仙子,你既然是青宿部落的圣女,也与我一起走过火羽部落的旧地,想必应该知道,冭皓星尊生前最为倚重四神将。星尊虽逝,但这四位神将却留下了传承。”

姬媛恍然,说道:“虫前辈,你的意思是……我明白了。你说的不错,我青宿部落祖上,确实是冭皓星尊座下的青龙神将。你是想让我在族里的古籍里,找寻鬼灵草的秘密?”

萧南点点头,肯定道:“仙子聪慧过人。”

姬媛没有急着应下,而是端起醉花酿的杯盏,轻轻品尝。

萧南也并不着急,因为刚才姬媛已经应允过,如今对方不说话,定是在思索可行的办法。

须臾,姬媛的脸颊上也映出嫣红,似乎不胜酒量。

她忽然抬眸,定定看着萧南,说道:“前……前辈,可以摘下兜帽,让我看看你吗?”

这一句话,上一次所说,还是三年之前,大雪深山之中。

如今再次提及,已经是事移世易。

萧南沉默了片刻,一如当年所问:“仙子,就算虫某摘下兜帽,露出容颜,可你又怎么能确定,看到的就是我的真容呢?”

姬媛露出璀璨的笑容,说道:“那也总比只听声音强得多,对了,这声音也可能并不是你真实的声音吧……不重要了,我希望下一次想起的时候,能多一些立体的轮廓。”

她表面说得从容,内心里却禁不住补上一声轻叹:“你怎么会明白,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如果连样貌都看不清,那是一种何等揪心的感觉。”

萧南不语,伸手落在耳畔两侧,将遮掩容貌的兜帽缓缓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