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剑出无声(第1更)(1 / 1)

重生荒界 忘牧 1113 字 2个月前

萧南抬起剑,静静指向王古。

是啊,醉侠萧酒以剑法闻名,他的后人剑法会差吗?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定格在木剑上。

王古嚣张的笑声顿时卡住,咽在喉咙里。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直冲脑门,仿佛被一只凶险的猛兽锁定攻击。

“装神弄鬼!看我一拳将你击败!别挣扎,乖乖做我的奴隶吧!”

王古暴喝一声,大步奔出,踏步一个跨跃,在半空旋转出拳,腿腹腰身扭转,借助全部的力量轰然捣出。

萧南静默不语,只是往左侧挪移半步,剑尖斜指对方面门。若是王古执意继续出拳,这一剑绝对会赶在拳头落下之前,刺破他的咽喉。

王古大惊失色,连忙撤臂后仰,避开剑锋,半跪于地。只是这个姿势,很像他被萧南一剑逼得下跪,立即引得围观的少年们发出一片嘘声。

他面色涨红,怒吼一声向前虎扑,意图制住萧南。

萧南不言不语,退后一步,从容出剑。这一剑剑尖斜指,依然刺在对方咽喉的必经之处。

王古面色剧变,不料对方的变招如此诡异,每次都简单直接,直指要害,简直是大巧若拙,返璞归真!

他冷汗直冒,无法进击,于是借势翻身后跃,在空中倒翻落地,退后几步,谨慎的戒备着。只是,他预想中的追击并没有来。

“接下来,该我出招了。”

萧南静静注视着他,宛如一个冷静的猎人在审视猎物。他脚下轻移,剑出无声,似慢实快。

这一剑朴实无比,浑似随手而出,指向对方咽喉。这是无花剑法中极其简朴的一招,见花式之相顾无言。

“这么简单的剑招就想胜过我王古?哈哈,做梦!”

王古大笑起来,凭借秘术加持后的速度迅速转移位置,避开剑锋方向。他凶狠的盯住对方,寻找反击的机会。

萧南剑招幻化,一挑一折,继续指向他的咽喉。此时,双方已经在迅速接近。

王古心下觉得不妙,想横向移步,再度脱开剑锋。只是他才行两步,蓦然发现左右方向俱被剑法笼罩,无论如何变换身位,都会陷入对方的后手剑招里。

冷汗再次溢出,他咬牙往后退去。

萧南不禁微微摇头,若是他侧移或正面硬接或许还有转机,这一退就再无机会了!

他侧身横剑,脚下连续变换两步,剑锋轻轻递出,继续指向对方咽喉。

一股剑势隐隐笼罩前方,形成更大的网罩向王古。

“这不可能!这是什么剑法?”

王古惊叫一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退到了演武场的边缘,再无可退。他猛地抬头,想要硬闯。

可是他抬眼看去,只觉剑锋浮动,时上时下,忽左忽右,竟然不知道刺向何方,会如何变化,又该怎么应对。

武场外静静观看比斗的兰云瞳孔忽然收缩,双手紧紧握住剑柄。他一字一句的咬唇说道。

“剑理圆满,半步剑势!”

同时眼神变化的还有一些识货的族人,一起盯向萧南,暗叹一声:“不愧是醉侠萧酒的后人,小小年纪就达到剑理圆满境界,这种悟性和天资,简直是妖孽啊!”

众所周知,剑法的境界由低到高有剑招、剑理、剑势、剑意。如此年龄的孩童大多停留在剑招初期,熟悉剑法招式和基础变化。

而剑理境界的要求不仅是熟悉剑招,而且能因地制宜,灵活运用剑招,理解每一剑的原理和妙处,根据实战情况和自身体型做细微调整。

萧南两世为人,心思活跃,悟性和理解能力远超同龄,很快便悟得剑理境界,达到半步剑势,初步接触到了“势”的门槛!

以六岁之龄,登剑理圆满,达半步剑势,即便只有一门剑法,几手剑招,也不可不谓之妖孽!

“啊——我跟你拼了!”

王古不管不顾,大步蹿出,双拳狠狠的砸过去,欲拼个鱼死网破。

萧南踏步侧移,剑锋变幻,令他眼前一花,已经变到他的左侧,剑尖抵在他的胸口。

倘若此剑非木剑,再入数寸就是心脏了!至此,胜负明了,全场鸦雀无声。不可一世的王古,输了!

“不可能,我怎么会输……不可能……我怎么会输在你的手里……这不可能!”

王古失魂落魄,低声嘶吼,无法接受败于萧南的事实。

“王古,自作孽不可活,愿赌服输,这份奴仆契约该你签下了!”

萧南摇头冷笑,用剑挑过契约卷轴,落在他面前。卷轴滚开,露出奴隶署名的位置,仿佛在冷嘲热讽。

“不可能!我堂堂王氏族人,怎可认主为奴!开出你的条件,这份契约我买了!”

王古受到巨大的刺激,仿佛斗败的孤狼一般,双目通红,死死盯着萧南。

“呵呵,王氏势大,在南离可谓一手遮天。若换作他人,定不愿将你们得罪到底。可惜,你辱我父亲之时,可曾想过此刻?

“我说过,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这份契约你非签不可!除非……你王氏要当着全南离的面毁约吗?”

萧南这一番话可谓诛心之言。

他前面放开嗓子说王氏势大,让全场听得清清楚楚,随后压低嗓音说对赌之前的纠葛,引得王古惊怒不已,最后大喊你王氏想公然赖账,置全南离于王氏的对立面。

先不说南离部落有王氏、叶氏、伯氏三足鼎立,更有卜赌坊等势力不容小觑,还轮不到王氏一手遮天的地步。

再说醉侠萧酒侠名在外,素有美名,此次王古挟势欺人,已经犯了众怒。

“是啊!你王氏虽大,却不能一手遮天!男子汉大丈夫,愿赌服输,你真是让我等耻笑!”

有愤慨者,直接高声叫喊,引得众人纷纷附和和谴责。

王古面色变得煞白,有些怕了。

他哆嗦两下嘴唇,终于不甘的吼一声:“我王古签了便是!不过,萧南你不要得意!此番羞辱,他日我定十倍奉还!”

他说完咬破手指,滴出数滴鲜血落在奴隶落款处。契约卷轴上泛起莹莹幽光。

“嘿,终究是稚嫩啊!都成了我的奴隶,还非要口出恶言,岂不是逼我整你吗?”

萧南暗自摇头,知晓与王氏的关系不可能缓和。他以木剑侧划,挤出几滴鲜血落在契约上方,完成契誓。

“比赛既然结束,赌约也已践行,我们到此为止。王古,你跪拜退下吧!”

萧南有心试试契约的效果,不怀好意的吩咐道,新仇旧恨一起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