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剑理之境(第2更)(1 / 1)

重生荒界 忘牧 1120 字 2个月前

敢赌吗?

这句话一下子堵得王古说不出话。

回想最近对赌的两次。

第一次是在锻铁坊门口,与萧南赌谁能搬动石锤,他输得莫名其妙。

第二次是在祭坛资质测评,与铁柱赌谁的天资更高,他输得面色铁青。

这一次,敢赌吗?

“你……”王古仿佛被踩到尾巴一样勃然变色,冷哼道:“赌就赌,这次我定让你输得哭爹喊娘!哦,不对,你没有爹。”

萧酒失踪未归,凶多吉少,一直是萧南和兰溪的心结。

王古用心险恶,竟然故意戳他的痛处,真是该死!

“我改变主意了。”萧南忽然冷声说道:“原本我只打算揍你一顿,现在……我要你生不如死。”

“哈哈,我也这么想!”王古不惧反笑,扬声道:“那我们便赌次大的,谁若是输了就签奴仆契约,做对方三年的奴隶,你可敢赌?”

他似乎故意加大了声音,立即吸引到众人的注意。许多孩童、少年和族人一起望过来。

奴仆契约?

萧南眉头微皱,隐有阴霾。要知道奴仆契约可不是寻常的合约,一旦签订就会被契约上的神秘力量束缚,只能对契约主言听计从。

如果契约主故意刁难,那就真的是名副其实的生不如死了!

不过,他摸了下身后的木剑,忽然笑了。既然要战,那便战吧!

“如你所愿。”

萧南说完将王古一把推开,走到场边闭目养神,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很好!我王古与萧南今日赌斗,便请大家一起做个见证!我希望你到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王古面露得意的宣告一声,似乎他方才的嚣张、冲动和犹疑全是伪装,只为引诱萧南入局。

一股阴谋的味道在众人未察觉的情况下弥漫开来。

“小南子,俺要是遇上他,定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铁柱凑过来,恶狠狠的语气让萧南心里有些感动。

不过他睁开眼,微微摇头,目光遥遥望向场中,淡然道:“不用,我自己来。”

演武场上,王古正走上去,面对他的第一个对手。

他的猛虎劲更精深了,三两下便将对手震得吐血落败。

南离部落这批六岁的孩童一共有十六人参与考核,第一局是十六进八,第二局是八进四。

第一局结束后,晋升的八人俱是天资上佳之辈,分别是王古、铁柱、兰云、伯禹、叶倾城、王石、萧南、兰花指。

至于叶雯,她属于九岁的梯队,也同样晋级。

随着伯阳长老宣布第二局开始,铁柱匹配到了王石。

可怜的王石像霜打的茄子一样,顿时没有了精神。

王古目光如刀一样的架在他脖颈,逼着王石上场。

王氏族人可以输,但绝不能投降!

铁柱搓着拳头跳上去,正是心痒难耐想揍人的时候,遇到王石可算是瞌睡了被送枕头。

王石脸色很不好看的抽出两把薄刀,全力以赴的冲过去。

他一身紫气功与无影刀法内外兼修,已经淬体二层,确实不可小觑。

可惜他碰到的是铁柱。

不一会儿,铁柱便将他打的鼻青脸肿,随后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王古脸色同样变得很难看,死死盯着萧南,明显是把王石被揍的仇记在了萧南头上。

接下来是兰云对决伯禹。当时资质测评,伯禹骄傲得像一只小公鸡,昂昂的,最后却被兰云千古第一的资质将脸打得妥妥的。

于是伯禹卯足了劲,很想在这次巫道考核里光明正大的击败兰云,证明自己不输于人。

他手握一杆长枪,迅速走到场中。

萧南对两人的争斗非常感兴趣,仔细观察起来。

无论是伯氏的新锐伯禹,还是传奇资质的兰云,都是不可多得的对手。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萧南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但却不会自大,而是尽可能多的了解对手。

伯禹擅使一杆长枪,比他幼小的身子长一些,枪法据议论叫《点浪枪法》,内修的功法名唤《点浪诀》,是南离部落数一数二的奠基法诀。

兰云则修习盛传的《不转玄功》和《三轻剑法》,内外皆是传承秘典,更加不可小觑。

他家境贫寒,没有太多资源供给,面黄肌瘦,也不知道境界修行到了淬体几层。

“哼!接招!叠浪三杀!”

伯禹枪势连绵,强攻而上,出手就是点浪枪法里的三连杀招。

兰云似乎有些紧张,脚下后退两步,避其锋芒。

他抬手轻刺,剑指枪浪的低谷处。这一剑甚是巧妙,若能刺中,可将枪势直接打散。

这是三轻剑法里的第九式,名唤探云。

伯禹世家传承,见识非比寻常,立即明白利害,枪法一转,跳过叠浪三杀的后续,变化为铁索拦江的守式。

枪剑相错,一触即分。

只是伯禹的枪法明显用到尽头,变化几式后又再次用出叠浪三杀。

反观兰云,一剑一剑轻描淡写,不拘一格,时而用出三轻剑法的第七式,时而用出第九、第六式。每招每式,信手拈来,总是恰到好处。

“这是……剑理之境!”

萧南瞳孔微缩,心中却隐隐升起兴奋。

兰云不愧是传奇资质,短短三月,就将三轻剑法练到剑理境界。

这才是自己最合适的对手啊!

剑之境界,初时习练剑法,熟悉剑式,谓之剑招境界。

如此时的伯禹,就是在类似的境界,只会将枪法从头使到尾,利用固定的连招或杀势,无法自由组合运用。

而像兰云这样,已经将剑法融会贯通,深层次理解每式剑招,明白剑之法理。

可以根据对手的出招随意应对,每招每式不拘一格,浑然天成,则是更高一层的剑理境界。

“伯禹输了,输在这样的人手里不冤。”

萧南望着拼命抢攻的伯禹,微微摇头叹息。

随着他的叹息结束,兰云蓦然踏前出剑,点在伯禹的胸口。

胜负立分,伯禹输了。

到了这里,萧南却有些疑惑。

前有王古、王石,后有叶良辰、兰云、伯禹等人,皆表现得过于早熟,已经超出寻常三岁孩童的程度。

是这个世界如此?还是只有南离部落如此?

“下一场,萧南对战叶倾城!”

伯阳长老的声音打断萧南的沉思。

轮到自己了吗,对手是那个叶氏的青衣女孩?

他缓步而上,脑海里浮现红衣女孩叶雯和青衣女孩叶倾城的身影。

三人一起在结草庐学药,接触过多次,已经比较熟悉。不过,现在却是对手。